首页 > 都市 > 年代文俏媳妇躺赢了 > 第 282 章 番外海·花

第 282 章 番外海·花(1/2)

目录
下载

请安装我们的看书APP

全网书籍最多,永久免费无广告!

过了两天,林姝又邀请樊美丽、田素珍和姚菊英加上另外几个有时间的小年轻一起去爬山踏青。()?()

叶序、魏玲和薛寒山几个也同去,温馆长都携夫人前往,一共三十几人。()?()

三月的香山,新绿层叠破开冬日的苍郁,黛山染翠,早开的春花在风中摇曳,无限春光在眼前铺开让人留恋难舍。

?本作者桃花露提醒您最全的《年代文俏媳妇躺赢了》尽在[],域名[(.)]?▁?*?*??

()?()

大家都带了速写本,进山以后有写生的,有拍照的,还有觅一处清幽之所盘腿打坐的,亦有数人成群找个地方开始野炊。()?()

大家玩得尽兴。

在轻松的相处中,林姝也了解了不少人的秉性与才能,有的放矢,特意结交那些领头人物和有独特才华的人物。

有影响力和大才的人物,都能以一当百。

她跟魏玲和薛寒山、叶序几个商量办杂志的事儿。

“现在市面的杂志种类太少,不能很好的满足广大读者朋友们的需求,大家合计一下是不是可以联合创办几个杂志。”

运动已经结束,桎梏随之被打破,人们进入一个新时代,思想也迫切需要转型,需要新的文化艺术内容来滋养。

如果还是那些老派说教的样板戏、□□教条式儿的文章,必然不能满足读者的阅读口味,会被读者淘汰。

他们需要开创更加贴近读者真实生活、真实情感的刊物,不是单纯地宏观叙事,一味的高大全。

同时在贴近生活的基础上还要进行潜移默化地引导。

每一个时代读者能看到的都是上面让看到的,即便网络发达的时代也不例外,即便嘴上喊自由民主的资本主义国家更不例外。

这就意味着出版人肩负着非常重大的责任,展示什么,引导什么,如何用文字沟通社会,如何用文艺作品给社会各阶层构架一座座桥梁。

不能彻底放开,更不能过于钳制,这中间有一个度需要来把握。

这就是官方宣传口的责任,需要工作人员深入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不能脱离群众高高在上,不知道民生疾苦不懂的百姓需求,住着恒温房子嗤笑农民太抠门舍不得开空调导致高温热射病死亡。

人总是屁股决定观点的。

身处什么利益群体就维护什么,反对损害这个群体利益的人和事儿。

林姝时刻提醒自己,她是一个穿越者,她应该尊重史实,立足生活,而不是单纯靠先知的优势敛财。

财富够用就好,再多也只是数字,并不会正面增加她的幸福感和荣誉感。

她对当什么首富、巨富并没有兴趣,她想尽可能地发挥自己穿越者的能力,先带领自己小家庭过衣食无忧的日子,完成这个目标以后力所能及的惠及亲朋、乡邻,若是再有余力便去做更大更有意义的事儿。

如今那些基本的心愿已经达成,她和家人衣食无忧,拥有受人尊重的社会地位和身份,那么她就应该回馈社会。

所谓享受高价值感,就该承担更大社会责任。

她想办的刊物不只是让作家们编造一些矫揉造作的故事。

讲故事的方式也应该多元,体现父亲爱儿子的方式不是只有卖血,体现母亲的爱不是只有煤油灯下缝补衣裳,有出息的孩子不能只有儿子也应该有女儿,夫妻之前的恩爱不应该通过孩子回忆父母骂骂咧咧逆来顺受来体现!

生活更不是除了贫穷就是伤痛,也应该有快乐。

不能把快乐当成原罪,更不应该把情感需求当成罪过。

现在的英雄也是空的。

好好的有血有肉的干部、英雄,硬是塑造成假大空的完人,他们没有个人情感,不知道疼不知道累,只有一个标签式儿的形象,导致读者们不爱看,即便学校单位宣传,大家也无法共情代入,只觉得假。

她希望给那些官方宣传做个注脚,让那些英雄人物丰满起来,把他们的喜怒哀乐还给他们。

她把自己的想法给几人详细说一下,魏玲几个很有感触,立刻响应,纷纷提出自己的建议和意见。

经过这一日的粗粗碰撞,他们有了初步的概念,想办三种风格的杂志。

一种扎根百姓,从普通百姓中选取故事,要诙谐幽默富含人生哲理,嬉笑怒骂反映烟火人生。

一种歌颂英雄鞭挞丑恶。那些牺牲的军人、那些兢兢业业的干部、那些突出贡献的普通人,给大家一个了解他们、敬仰他们的平台,同时暴露一些敌人丑恶的嘴脸,给大家发泄的途径,会让读者觉得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坏人终将暴露,正义自会降临,给大众信心,给坏人警示。

一种则是给读者幻想空间的,写一些风花雪月、幻想故事、民间传说等等。

要让不同读者都有寄托感情的空间。

甚至杂志末尾还可以进行一些有趣互动,比如鼓励读者写读后感、投稿,还可以给出一些知识问答,激励读者私下学习。

一开始只有林姝七八个人讨论,后来前来采风的三十几人都凑过来讨论。

大家踊跃起名,什么《咱老百姓》、《百姓故事》、《烟火人间》、《红尘万丈》、《荣辱》、《光荣与警钟》、《情感故事》、《关情》……

大家讨论得热烈,带来的水都喝光了。

林姝适时补充,“还要加一个给读者开眼界的,让大家即便不能出国,也能了解天下事儿,世界博览。”

现在国内还没有这样的刊物,如果他们能办起来那就是头一份儿。

在物以稀为贵的年代,大家都是先入为主的,谁先抢占市场,市场就偏心谁。

以后有不同的舆论,大家也更倾向于听自己最早接触的。

这个提议一出,大家沉默了一会儿。

不是不同意,他们也觉得这个提议很好,但是,他们没人了解国外。

他们祖辈、父辈,不少去过西方国家的,现在?

说实话,他们都没出去过,对那些强国知之甚少。

就算去过国外,也是亚洲周边,可其实他们都知道,他们更想要了解的是那些强国,会对自己国家造成压迫的西方列强。

林姝给他们打气道:“会有机会的,现在外交环境不是开始松动么?”

乒乓球外交以后,华国和米国的关系已经破冰,来年应该会正式建交的。

从此华国就会进入一个经济和文化高速发展的时代。

如果老百姓的精神发展跟不上科技、经济和文化的发展,到时候必然会出现很大的阵痛,让人痛苦和迷茫。

尤其年轻热血的大学生们,最容易冲动,最容易被人利用挑动出事儿。

这对国家和百姓来说都不是好事儿。

最好的办法就是防患于未然,扼杀敌人于萌芽中。

只不过现在国人看不到这个深层次的问题,也只有经历过再回头复盘的时候才能意识到这种关键的意识形态的问题。

众人的积极性瞬间被林姝调动起来,一个个热血沸腾的,大有父辈们要开辟新天地的干劲儿。

斜阳晚照,温馆长招呼大家下山,众人还意犹未尽。

叶序走在林姝左侧,轻声道:“咱们先自己商量个章程出来,到时候我约上机关的几位朋友咱们再细聊一下?”

林姝高兴道:“好呀。”

走了一会儿,叶序:“那幅画……”他想跟林姝说自己不想卖,能不能让她劝劝陆绍棠不要强人所难。

只是又有点难以启齿。

原本这事儿是他占理,如果画的是别人,对方丈夫来要他是断然不会理会的。

众所周知,画家创作会请很多模特,有的付钱,有的是朋友帮忙。

协会内都默认朋友互相帮衬。

当日他们美协不少人,大家都是互相画的,其他人也有画林姝的。

可他又心虚,因为他的确在那一刻是动心的,是……爱慕她的。

这一点只怕陆绍棠看出来了,所以他才会开口。

叶序有一种被人夺去所爱的感觉,难以割舍。

他有些后悔当初把画作展出,当时他是什么心思?

他明明最初不想展览的,后来为什么又拿出来。

他扪心自问,是不是想试探什么?

林姝只有对他和画作的赞扬,夸他是优秀的作家,再过几年肯定会名扬国内外,还戏言现在要多买他的作品,以后可以跟着赚大钱。

除此之外,并无波澜。

他该早点撤掉的,不应该等陆绍棠来。

林姝觉察到叶序欲言又止的意思,问道:“怎么了?”

叶序刚要说,就见前面半山腰处站着一道身影,他穿着橄榄绿的军装,一改往日挺拔的站姿,此刻斜靠在一块大石上,姿态懒散随意,素日冷峻的脸在山花绿树间竟然显出几分温柔。

叶序把话咽下去,笑了笑,“没什么。”

林姝之前就看到陆绍棠了,但是叶序要跟她说话她就按捺着过去找他的雀跃心思。

这会儿大家都看到他,纷纷跟他打招呼,“陆局,怎么才来呀。”

陆绍棠淡然浅笑,跟众人颔首招呼,“实在是忙,抽不出一整天来踏青赏花。”

他很自然又随意地握住林姝的手,浑然不在意其他人的目光。

林姝笑道:“不是说不来吗,怎么又来了?”

陆绍棠垂眸看她,温声道:“来接你回家。”

林姝就抿唇笑。

田素珍和姚菊芳几个就嗤嗤笑,她们年纪大,不怕陆绍棠,纷纷打趣他。

“绍棠,这是怕人把媳妇儿拐走还是怎么的?”

叶序抬眼看向陆绍棠,就见他微微偏头,视线似是在看林姝,又似乎往后瞥了一眼。

他五官立体深邃,鼻梁高挺,这个角度看过去那是毫无瑕疵的俊美。

足以让其他男人自惭形秽。

叶序收回视线。

薛寒山就扭头看叶序。

魏玲很不客气地踹了薛寒山一脚,这人有毛病的。

叶序下意识地放慢脚步,渐渐落在后面,林姝清脆的笑声从下面传来。

他举目望去,今日阳光正好,她开心的笑容比山花更烂漫,灼灼其华晃人眼,再没有那年秋色中的一丝伤感。

她爱的人在身边。

叶序无声喟叹。

今日踏青,他没有动笔,他知道只有那年那个时刻,他看见,读懂她,画出来。

此后,再也不能够。

哪怕笔触一模一样,相貌一模一样,那都不是了。

他站在高处看着他们,斜阳普照,俊男美女,春光烂漫,仿佛慢慢展开一幅盛世画卷。

他却感觉一种独属于自己的悲伤在蔓延。

从香山归来后,叶序闭门不出,他不眠不休地开始作画,精神亢奋思绪翻飞。

一周后,作品成图,速度前所未有的快。

过不出安慰还是什么样的话,只点点头,“好画。”

在画画方面,薛寒山承认叶序是天才,是远超于他的优秀,他自愧不如,

眼前这幅画让薛寒山看懂叶序的心境。

斜阳泼洒的香山,新绿和春花都渡上一层金红,陆绍棠和林姝走在山间石阶上,两人四目相对,她笑容甜蜜,他清冷中透着独属于她的温柔。

傍晚时分,阳光切割山林,营造出阴阳割昏晓的神秘景象。

画作的后半卷,光线昏暗,叶序站在那里。

身在高处,心入尘埃。

一半明媚一半晦暗。

光影交错,是他无知无觉,不受控制交付的一场暗恋。

这心事她不懂,她丈夫却看穿了他。

此时此刻,他愿意埋葬所有心事,从此放下。

大家还是朋友。

薛寒山看得默然无语,若只有俊男美女,这就是一副普通的画作,可是加上这光影交错的后半段,那个伤心失意的男人,这就是一副经典之作。

叶序沉默片刻,拿起裁纸刀,对薛寒山道:“这是送给陆绍棠的。”

他要带她回家。

自己就成全他们。

薛寒山愕然:“送给陆绍棠?”

这样送?

这样送给陆绍棠会被灭口吧?

他真怕叶序作死,就见叶序手起刀落,冲着光亮与阴暗的交接处嗤啦划下去。

画作一分两半。

薛寒山轻舒一口气。

叶序让薛寒山帮忙装裱,再找一个颜色搭配的画框装上,连同那副《海》一起送给陆绍棠。

薛寒山:“这幅叫什么?《回家》?”

叶序:“《花》”

他能看见他们心里的花在怒放。

第二日叶序沐浴刮脸,换上整洁的衣服,然后给陆绍棠打电话约他下午在美术馆见。

陆绍棠如约而至。

叶序正在欣赏墙上的两幅画,一副《海》一副《花》。

这两幅画放在一起,寓意深远,是一个圆满的故事。

陆绍棠看到新的画作,瞳孔微缩,他很敏锐地注意到画作是被割裂过的,虽然没有留下裂痕,但是右侧画面上下两个角的光线是不对的,上面缺了一块亮,下面缺了一块暗。

不过他没问。

叶序朝他笑道:“陆局,两幅画都送给你了。”

既然必须归还,不如做得更漂亮些。

毕竟他不想跟陆绍棠为敌,更不想和林姝没的朋友做。

陆绍棠没有拒绝,“谢谢,还是那句话,价格你开。”

叶序摇头,“你们的感情是无价的,作为朋友我真诚祝福,这是礼物。”

陆绍棠也没矫情,“既然是朋友,以后有事开口。”

叶序面色动容,放下自己的小心思他发现陆绍棠是一个光明磊落的男人。

他默默感谢对方的大度。

等林姝从军区宣传办公室回家,就看到陆绍棠正在挂两幅画。

这两幅画不小,挂在卧室不合适,陆绍棠给挂在客厅西边墙上,那边开阔。

她看着这两幅画,惊讶道:“你买回来的?这幅新的是叶序新画的?”

哎呀陆绍棠真不会做生意,你买这两幅干啥?等叶序名声鹊起,你难不成还能卖掉自己换钱?

不如买点其他的呢,以后卖起来没负担。

陆绍棠挂好了,从凳子上下来,站在林姝旁边欣赏了一下,嗯,很好。

他轻声道:“叶序没要钱,算我欠他一个人情。”

等他们百年后再把画捐给美术馆。

林姝抱着胳膊,摸了摸下巴,“嗯……”

陆绍棠听她声音有点深沉,心下一紧,“怎么?”

林姝:“我觉得你是个妖精。”

陆绍棠:……怎么得出来的结论?

林姝指着画道:“你看呀,女的自己上山,举着一片带心的叶子,召唤出一个男妖精,然后两人就欢欢喜喜把家还。哈哈哈哈哈哈……”

陆绍棠微微发紧的心松懈下来,手臂一伸就把她给捞起来。

林姝惊呼,“陆绍棠,大白天你老实点。”

陆绍棠嗓音低哑:“你让妖精老实点?”

林姝:“孩子回来了。”

陆绍棠将她抵在柜子上亲她,“谁来也不好使。”

~~~~

亲了一会儿,盼盼的声音由远而近,“娘,娘,我干妈来了!”

很快盼盼甜甜从外面风一样跑回家来。

陆绍棠不慌不忙地把林姝放下来,给她擦了擦唇角,再整理一下头发和衣领。

林姝赶紧往外走,“到家了吗?”

甜甜:“娘,您甭急,我干爸去车站接了,还早着呢。”

林姝:“那咱们赶紧做饭,给你干妈接风。”

盼盼:“娘,我要吃水煮鱼,辣辣的。”

他知道隔壁海军大院儿有个大鱼塘,他们很会养鱼,他可以去弄几条来。

林姝笑着捏他脸蛋儿,“你干妈怀宝宝了,不能吃太麻辣的,会上火的。”

俩孩子这才看到房间里的陆绍棠,喊道:“爹,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陆绍棠穿上军装外套,一边系扣子一边走出来,刚才为了挂画他脱掉外套,只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

他将衬衣袖子抻下来在清瘦结实的腕骨处扣好,“走,咱们去捞鱼。”

一听爹要带他们去捞鱼,俩孩子瞬间激动了。

盼盼去拎水桶,甜甜去拿他们的捞鱼网兜。

这是干爸给他们做的。

林姝忙提醒道:“小心点别弄湿衣服呀,天儿还冷呢,仔细感冒。”

首都的三月阳光煦暖,但是河水冰凉,弄身上再被风一吹绝对会感冒的。

“娘,知道啦。”俩孩子答应一声就追着陆绍棠跑了。

林姝便在家里准备一下食材,他们来的时候带了一坛酸菜一坛泡菜,还有一坛辣白菜,这会儿正好吃的。

麻辣鱼算了,酸菜鱼还是可以做做的,詹秋冉特别喜欢吃酸菜鱼。

家里姜用完了,林姝又去附近邻居家要了一大块。

回来先去隔壁陈燕明家转转,帮忙把家里收拾一下。

军区这边给陆绍棠和陈燕明安排了勤务兵的,不过两人自来就没用勤务兵的习惯,现在依然不用。

小庄倒是想过来给两人当勤务,跑跑腿儿、做做家务什么的,还能负责接送一下孩子,免得盼盼甜甜被人欺负。

自然是被陆绍棠给训走了。

在陆绍棠看来,住在这里吃喝不愁,不用种地推磨,没有繁重的家务劳动,他抽空完全可以做。

林姝喜欢做饭,他只要在家就帮忙洗碗,另外孩子们的衣服自己洗,他和林姝的衣服他负责洗,哪里还用勤务兵?

不过陈燕明这段时间忙,有时候晚上不回来,去机关大院儿那边跟队员挤宿舍,家里就没空搞卫生。

即便林姝有轻微洁癖,在军人的家里也不用担心脏乱差,每个人都是搞内务的好手,几天不住人顶多就是灰尘多,需要扫地、擦擦家具。

林姝正忙呢,田素珍拉着姚菊芳主动过来帮忙。

“听说小詹是很厉害的外科大夫呀?”

林姝笑道:“对,在年轻大夫里很拔尖儿。”

虽然住在军区,生病就去军区医院,大夫护士也没有不尽心的,可大家习惯性地认为熟人更上心,田素珍也不例外。

等帮忙搞完卫生,田素珍也心满意足。

林姝答应了,以后如果她俩有需要林姝肯定会跟詹大夫说,让詹大夫给安排的。

很快和林姝交好的几家知道陈燕明媳妇儿要来,都纷纷过来送吃食,鸡蛋、肉、点心、肉酱什么的都有。

林姝一一致谢,默默记下都有谁,以后也好回礼。

田素珍听说林姝要做酸菜鱼,就拉着姚菊芳过去帮忙,趁机学艺。

他们几家都是吃食堂的,很少自己开伙,男人和孩子有时候难免要抱怨两句,田素珍就想跟林姝学两手震惊他们一下。

林姝正在家里给她们讲做菜的一些日常小窍门儿,陆绍棠和盼盼甜甜拎着水桶回来,里面五条好几斤重的大鱼。

田素珍看得很惊奇,“绍棠厉害呀,能从海军院儿要到鱼回来,你们是不知道,他们后勤部长可抠门儿了。”

各大院儿都有自己的一些副业,主要是为了补贴食堂吃食,像他们陆军院儿就养猪,空军院儿养鸡鸭和猪,海军院儿养很多鱼,而且经常分海鱼。

一开始大家还互通有无,几家都去海军院儿换鱼吃,或者海军院儿集体分鱼的时候各院儿也去买一些回来改善口味。

后来渐渐地不知道为啥他们后勤部长越来越抠儿,谁也不换了,一点面子都不给。

其他院儿负责后勤物资的也不可能因为这点事儿跟自家首长汇报让首长去找人家首长要不是?

盼盼甜甜很有礼貌地跟阿姨问好。

盼盼:“他们可热情了,要给我们网一网,我爹说不用那么多,就要几条。”

姚菊芳:“那指定是有用到绍棠的时候,老抠儿可是个人精儿。”

陆绍棠他们单位特殊,跟各单位都有工作来往,这边十几个大院儿有几个不欠他人情儿的?

林姝看鱼足够大,而且五条呢,她就让陆绍棠都处理一下,干脆全都做了,要好的人家都分一碗尝尝。

也就是给交好的这几家,像老首长那些就算了,因为还隔着一个袁首长,没必要特意去交际。

田素珍美了,自告奋勇,“我会杀鱼,我来帮忙收拾。”

因为是平房,家里有大锅灶,所以即便鱼多也能一锅出。

姚菊芳帮忙烧火,田素珍帮忙切菜,林姝负责掌勺。

等陈燕明把詹秋冉接回来的时候酸菜鱼也做好了。

吉普车从笔直的水杉大道驶进来,进入家属院区的时候就闻到了酸菜鱼的香味儿。

詹秋冉脸色有些苍白,她也没想到向来身强力壮的自己怀个孕竟然这么娇气,真是吃啥吐啥,坐火车这一路更是遭罪。

她向来坚强惯了,自然不肯跟人诉苦,也不想让人担心。

其实陈燕明上京以后她发现怀孕那会儿就不舒服,她孕吐严重,工作繁重劳累,陈燕明还不在身边,白天还好,晚上就会陷入难受的漩涡,觉得自己脆弱起来。

她从小到大不喜欢麻烦别人,不管爸妈还是同事,有事都是先自己扛。

她原本想请假休息,可医院缺人领导不批假也不想放她上京,总想把她留在医院,回头让陈燕明调回祁州工作。

还是陆绍棠跟祁州军区那边说了,首长跟医院交涉院长才不得不放人的。

其实她跟爸妈说,他们也会请假去照顾她,可她……不想麻烦他们。

她问了妇科大夫,说是没有治孕反的药,一般忍上三个月就会减轻,大家都这样,她也只能忍着。

这一次来京她体力不济,也幸亏陆绍棠让人帮她安排了高级卧铺,她才能昏昏沉沉一路躺过来。

一向坚强独立的人在拖着行李下火车见到陈燕明的时候眼圈都红了,实在是忍不住一下子扑在他怀里哭起来。

她那一哭可把陈燕明吓惨了,以为她在火车上被人欺负,当即就要带她上车找列车长。

等她说是怀孕反应大身体不舒服以后,陈燕明又心疼到不行。

他应该去接她的,哪怕不能去也该托人把她送过来,而不是让她拖着难受的身体带着行李坐火车长途跋涉过来。

这一路上陈燕明把车开得很慢、很稳,生怕颠簸到她,即便这样中途她还下车吐了一次。

她眼尾红红的,满脸的沮丧,声音也有点沙哑,“我是不是太娇气了?”

她讨厌这样的自己。

她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

从小爸妈就说她独立、懂事,万事不用父母操心。

小时候爸妈工作忙,她五六岁就能自己挂着钥匙上学放学,再大一点还能在家给爸妈做饭。

后来妹妹出生,爸妈工作忙没时间管孩子,也没有老人帮忙带,大部分时间都是她边上学边带妹妹。

即便如此,她成绩一直都是学校第一,后来考入首都医科大学,深受老师青睐。

她分明是个坚强独立的人,第一次上手术台都没有腿软手抖,老师夸她是天生的外科大夫。

现在怎么这么软弱娇气?

她追根溯源觉得自打和陈燕明在一起之后才变得娇气起来。

为什么自从和陈燕明在一起之后就开始……越来越娇气?

他太惯她了。

因为工作忙不能天天陪伴她,他总觉得亏欠她,只要在身边就恨不得把她当小孩子养起来。

他会撺掇她睡懒觉还说林姝说的睡懒觉美容,他不但去帮她买早饭,还会给她打水洗漱,甚至连牙膏都帮她挤好。

收拾屋子、洗衣服这种就更不用说。

陈燕明一路上不时地握握她的手,摸摸她的额头,担心得不行,在他眼里詹秋冉向来坚强,除非身体实在难受的不行,她能忍就忍过去。

她是大夫,有时候自己生病也忍着先给病人解决问题。

一台手术轻则几个小时,有时候十几个小时,甚至一天一夜,她硬是把好好的身体憋出尿路感染。

虽然心疼她,可他也知道他们选择了这样的职业,就不会轻易放弃。

他也不会说自己赚钱多可以养着她,就让她不上班在家里带孩子。

她喜欢上班,他尊重她,他也喜欢她做医生的样子。

到了院门口,陈燕明松口气,可算到了。

盼盼甜甜扑过来,“干妈干妈,你终于来啦!”

詹秋冉打起精神跟孩子们打招呼。

俩孩子也是跟着邵老大夫和陆老爹学医术的,一眼就看出干妈不对劲了。

甜甜:“干爸,快点,把我干妈抱下来。”

詹秋冉原本还不好意思,她哪里就这么娇气?刚到家属院儿就让陈燕明抱下呢。

陈燕明从善如流,就给詹秋冉抱下来。

盼盼:“干爸,这边这边,我娘做好饭了。”

陈燕明就把詹秋冉抱到林姝家。

林姝做好饭,热辣滚烫的酸菜鱼出锅,还给田素珍、姚菊芳、樊美丽等人分了一份,已经让她们帮忙送过去。

这会儿看到詹秋冉被陈燕明抱进来,林姝关切道:“秋冉,这是孕反严重呀?”

电话里詹秋冉只说怀孕,林姝问反应大不大,她还说没事儿,看来这是报喜不报忧呢。

林姝让陈燕明把詹秋冉抱到客房去休息。

詹秋冉在火车卧铺躺了一路,骨头都要散架,也不困,就是浑身难受无力,这会儿闻到香辣的酸菜鱼味道,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一点都不反胃,反而觉得好饿。

她拍拍陈燕明,“我饿了,想吃酸菜鱼。”

林姝扶着她坐下,“闻到鱼味儿不反胃吗?”

之前陆绍棠和田素珍杀鱼的时候,林姝考虑到詹秋冉怀孕,怕味道冲着她,特意让他们出去杀鱼。

家里没有鱼腥味儿,只有酸菜鱼的香味儿。

詹秋冉摇头,眼睛都亮了几分,“不反胃,想吃。”

盼盼甜甜已经殷勤地端来脸盆,让干妈洗手洗脸,照顾得那叫一个周到。

很快,陆绍棠也从外面回来,拎着一只烧鸡,是涂营长送的。

原本觉得病恹恹生无可恋的詹秋冉,这会儿吃着酸菜鱼,猛然觉得自己活过来了。

她不好意思道:“你们说,我是不是……馋的呀。”

自打林姝走后,她就没捞着吃这么合心意的饭菜了。

林姝笑道:“馋了就多吃点,接下来你就好好养着,我每天给你做好吃的。”

甜甜主动请缨,“干妈,我可以帮你按摩。”

盼盼:“按摩不是有干爸吗?”

大家笑起来。

詹秋冉有点不好意思,感觉自己彻底活过来了。

陈燕明可算松口气,要是媳妇儿整个孕期都这么难受,那他真的要后悔临走那天没避孕了。

这顿饭边吃边聊持续了俩小时,吃完天也黑透,休息一下陈燕明就抱詹秋冉回去睡觉。

林姝和陆绍棠带着孩子们帮忙把行李拎过去。

他们让詹秋冉好好休息。

甜甜:“干妈你晚上早点睡啊,要不早上会被吵醒的,我娘好些天才调整过来呢。”

林姝:“……”这闺女你提醒干妈就提醒干妈,咋还拿娘当反面教材呢。

陈燕明送他们出去,林姝叮嘱道:“有事儿就喊我啊。”

盼盼:“干爸,你别送了,快回去照顾我干妈。”

出了院子,陆绍棠帮他们把院门搭上活动门栓。

军区大院儿的安全系数非常高,很多人家晚上从来不锁门,压根儿没贼敢来光顾。

陈燕明回到屋里,看到客厅饭桌上放着四把暖壶,试了试都满满的,应该是老陆送来的。

他兑了一杯温开水,看见桌上放着蜂蜜,知道是林姝送来的,就调了一杯蜂蜜水端给詹秋冉。

他坐在床边半搂着她,心疼地看着她,“冉冉,好点了吗?”

詹秋冉喝了几口蜂蜜水,感觉浑身都舒服,跟下火车的时候仿佛两个人。

她笑道:“好多了。我可能就是馋了。”

陈燕明又去给她打水,拿干净换洗衣服。

詹秋冉简单擦洗一下,换上干净内衣,陈燕明又端了一盆热水过来给她泡脚。

陈燕明:“甜甜给了我一张单子,都是孕妇的注意事项,这孩子人不大,懂得越来越多。”

詹秋冉一边泡脚,把纸拿过去看看。

陈燕明就蹲在地上帮她洗脚。

詹秋冉惊呼一声,脸红红的,“怎么还用你帮我洗脚?我自己洗就行。”

陈燕明却非要给她洗。

他自觉是个大老粗,从小爹不疼娘不爱也没人教他怎么照顾人,处了对象以后他怕做不好,就跟着陆绍棠和林姝学。

他笑道:“老陆就帮他媳妇儿洗脚,我能照他差么?那不能的,我们都必须跟队长看齐。”

他说得理直气壮。

明明三十多的男人却依然一身孩子气。

对,就是孩子气。

詹秋冉总觉得他们八号院儿的男人都有一种孩子气,哪怕老大不小的也比别人更单纯。

就是这样的男人把她捧在手心里,硬给她养出娇气了。

詹秋冉笑起呀,人家知道该笑话你们了。”

陈燕明模仿陆绍棠清冷的神情,语气也淡淡的混不在意,“老陆说,一律当他们嫉妒。”

詹秋冉再也忍不住了,笑倒在床上,之前因为孕反带来的那点脆弱也随之湮灭不见。

感觉浑身都是力量,明天就能继续上班。

作者有话要说

——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爱看闲书23瓶;草莓我是大橘子10瓶;喵喵、顾沉、delia8瓶;空白、renee、412228515瓶;emm、慎言、慕尤也、清风徐徐来、阡陌红尘、迟到的钟1瓶;

桃花露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希望你也喜欢

过了两天,林姝又邀请樊美丽、田素珍和姚菊英加上另外几个有时间的小年轻一起去爬山踏青。()?()

叶序、魏玲和薛寒山几个也同去,温馆长都携夫人前往,一共三十几人。()?()

三月的香山,新绿层叠破开冬日的苍郁,黛山染翠,早开的春花在风中摇曳,无限春光在眼前铺开让人留恋难舍。

?桃花露提醒您《年代文俏媳妇躺赢了》第一时间在[]更新,记住[(.)]???♂?♂??

()?()

大家都带了速写本,进山以后有写生的,有拍照的,还有觅一处清幽之所盘腿打坐的,亦有数人成群找个地方开始野炊。()?()

大家玩得尽兴。

在轻松的相处中,林姝也了解了不少人的秉性与才能,有的放矢,特意结交那些领头人物和有独特才华的人物。

有影响力和大才的人物,都能以一当百。

她跟魏玲和薛寒山、叶序几个商量办杂志的事儿。

“现在市面的杂志种类太少,不能很好的满足广大读者朋友们的需求,大家合计一下是不是可以联合创办几个杂志。”

运动已经结束,桎梏随之被打破,人们进入一个新时代,思想也迫切需要转型,需要新的文化艺术内容来滋养。

如果还是那些老派说教的样板戏、□□教条式儿的文章,必然不能满足读者的阅读口味,会被读者淘汰。

他们需要开创更加贴近读者真实生活、真实情感的刊物,不是单纯地宏观叙事,一味的高大全。

同时在贴近生活的基础上还要进行潜移默化地引导。

每一个时代读者能看到的都是上面让看到的,即便网络发达的时代也不例外,即便嘴上喊自由民主的资本主义国家更不例外。

这就意味着出版人肩负着非常重大的责任,展示什么,引导什么,如何用文字沟通社会,如何用文艺作品给社会各阶层构架一座座桥梁。

不能彻底放开,更不能过于钳制,这中间有一个度需要来把握。

这就是官方宣传口的责任,需要工作人员深入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不能脱离群众高高在上,不知道民生疾苦不懂的百姓需求,住着恒温房子嗤笑农民太抠门舍不得开空调导致高温热射病死亡。

人总是屁股决定观点的。

身处什么利益群体就维护什么,反对损害这个群体利益的人和事儿。

林姝时刻提醒自己,她是一个穿越者,她应该尊重史实,立足生活,而不是单纯靠先知的优势敛财。

财富够用就好,再多也只是数字,并不会正面增加她的幸福感和荣誉感。

她对当什么首富、巨富并没有兴趣,她想尽可能地发挥自己穿越者的能力,先带领自己小家庭过衣食无忧的日子,完成这个目标以后力所能及的惠及亲朋、乡邻,若是再有余力便去做更大更有意义的事儿。

如今那些基本的心愿已经达成,她和家人衣食无忧,拥有受人尊重的社会地位和身份,那么她就应该回馈社会。

所谓享受高价值感,就该承担更大社会责任。

她想办的刊物不只是让作家们编造一些矫揉造作的故事。

讲故事的方式也应该多元,体现父亲爱儿子的方式不是只有卖血,体现母亲的爱不是只有煤油灯下缝补衣裳,有出息的孩子不能只有儿子也应该有女儿,夫妻之前的恩爱不应该通过孩子回忆父母骂骂咧咧逆来顺受来体现!

生活更不是除了贫穷就是伤痛,也应该有快乐。

不能把快乐当成原罪,更不应该把情感需求当成罪过。

现在的英雄也是空的。

好好的有血有肉的干部、英雄,硬是塑造成假大空的完人,他们没有个人情感,不知道疼不知道累,只有一个标签式儿的形象,导致读者们不爱看,即便学校单位宣传,大家也无法共情代入,只觉得假。

她希望给那些官方宣传做个注脚,让那些英雄人物丰满起来,把他们的喜怒哀乐还给他们。

她把自己的想法给几人详细说一下,魏玲几个很有感触,立刻响应,纷纷提出自己的建议和意见。

经过这一日的粗粗碰撞,他们有了初步的概念,想办三种风格的杂志。

一种扎根百姓,从普通百姓中选取故事,要诙谐幽默富含人生哲理,嬉笑怒骂反映烟火人生。

一种歌颂英雄鞭挞丑恶。那些牺牲的军人、那些兢兢业业的干部、那些突出贡献的普通人,给大家一个了解他们、敬仰他们的平台,同时暴露一些敌人丑恶的嘴脸,给大家发泄的途径,会让读者觉得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坏人终将暴露,正义自会降临,给大众信心,给坏人警示。

一种则是给读者幻想空间的,写一些风花雪月、幻想故事、民间传说等等。

要让不同读者都有寄托感情的空间。

甚至杂志末尾还可以进行一些有趣互动,比如鼓励读者写读后感、投稿,还可以给出一些知识问答,激励读者私下学习。

一开始只有林姝七八个人讨论,后来前来采风的三十几人都凑过来讨论。

大家踊跃起名,什么《咱老百姓》、《百姓故事》、《烟火人间》、《红尘万丈》、《荣辱》、《光荣与警钟》、《情感故事》、《关情》……

大家讨论得热烈,带来的水都喝光了。

林姝适时补充,“还要加一个给读者开眼界的,让大家即便不能出国,也能了解天下事儿,世界博览。”

现在国内还没有这样的刊物,如果他们能办起来那就是头一份儿。

在物以稀为贵的年代,大家都是先入为主的,谁先抢占市场,市场就偏心谁。

以后有不同的舆论,大家也更倾向于听自己最早接触的。

这个提议一出,大家沉默了一会儿。

不是不同意,他们也觉得这个提议很好,但是,他们没人了解国外。

他们祖辈、父辈,不少去过西方国家的,现在?

说实话,他们都没出去过,对那些强国知之甚少。

就算去过国外,也是亚洲周边,可其实他们都知道,他们更想要了解的是那些强国,会对自己国家造成压迫的西方列强。

林姝给他们打气道:“会有机会的,现在外交环境不是开始松动么?”

乒乓球外交以后,华国和米国的关系已经破冰,来年应该会正式建交的。

从此华国就会进入一个经济和文化高速发展的时代。

如果老百姓的精神发展跟不上科技、经济和文化的发展,到时候必然会出现很大的阵痛,让人痛苦和迷茫。

尤其年轻热血的大学生们,最容易冲动,最容易被人利用挑动出事儿。

这对国家和百姓来说都不是好事儿。

最好的办法就是防患于未然,扼杀敌人于萌芽中。

只不过现在国人看不到这个深层次的问题,也只有经历过再回头复盘的时候才能意识到这种关键的意识形态的问题。

众人的积极性瞬间被林姝调动起来,一个个热血沸腾的,大有父辈们要开辟新天地的干劲儿。

斜阳晚照,温馆长招呼大家下山,众人还意犹未尽。

叶序走在林姝左侧,轻声道:“咱们先自己商量个章程出来,到时候我约上机关的几位朋友咱们再细聊一下?”

林姝高兴道:“好呀。”

走了一会儿,叶序:“那幅画……”他想跟林姝说自己不想卖,能不能让她劝劝陆绍棠不要强人所难。

只是又有点难以启齿。

原本这事儿是他占理,如果画的是别人,对方丈夫来要他是断然不会理会的。

众所周知,画家创作会请很多模特,有的付钱,有的是朋友帮忙。

协会内都默认朋友互相帮衬。

当日他们美协不少人,大家都是互相画的,其他人也有画林姝的。

可他又心虚,因为他的确在那一刻是动心的,是……爱慕她的。

这一点只怕陆绍棠看出来了,所以他才会开口。

叶序有一种被人夺去所爱的感觉,难以割舍。

他有些后悔当初把画作展出,当时他是什么心思?

他明明最初不想展览的,后来为什么又拿出来。

他扪心自问,是不是想试探什么?

林姝只有对他和画作的赞扬,夸他是优秀的作家,再过几年肯定会名扬国内外,还戏言现在要多买他的作品,以后可以跟着赚大钱。

除此之外,并无波澜。

他该早点撤掉的,不应该等陆绍棠来。

林姝觉察到叶序欲言又止的意思,问道:“怎么了?”

叶序刚要说,就见前面半山腰处站着一道身影,他穿着橄榄绿的军装,一改往日挺拔的站姿,此刻斜靠在一块大石上,姿态懒散随意,素日冷峻的脸在山花绿树间竟然显出几分温柔。

叶序把话咽下去,笑了笑,“没什么。”

林姝之前就看到陆绍棠了,但是叶序要跟她说话她就按捺着过去找他的雀跃心思。

这会儿大家都看到他,纷纷跟他打招呼,“陆局,怎么才来呀。”

陆绍棠淡然浅笑,跟众人颔首招呼,“实在是忙,抽不出一整天来踏青赏花。”

他很自然又随意地握住林姝的手,浑然不在意其他人的目光。

林姝笑道:“不是说不来吗,怎么又来了?”

陆绍棠垂眸看她,温声道:“来接你回家。”

林姝就抿唇笑。

田素珍和姚菊芳几个就嗤嗤笑,她们年纪大,不怕陆绍棠,纷纷打趣他。

“绍棠,这是怕人把媳妇儿拐走还是怎么的?”

叶序抬眼看向陆绍棠,就见他微微偏头,视线似是在看林姝,又似乎往后瞥了一眼。

他五官立体深邃,鼻梁高挺,这个角度看过去那是毫无瑕疵的俊美。

足以让其他男人自惭形秽。

叶序收回视线。

薛寒山就扭头看叶序。

魏玲很不客气地踹了薛寒山一脚,这人有毛病的。

叶序下意识地放慢脚步,渐渐落在后面,林姝清脆的笑声从下面传来。

他举目望去,今日阳光正好,她开心的笑容比山花更烂漫,灼灼其华晃人眼,再没有那年秋色中的一丝伤感。

她爱的人在身边。

叶序无声喟叹。

今日踏青,他没有动笔,他知道只有那年那个时刻,他看见,读懂她,画出来。

此后,再也不能够。

哪怕笔触一模一样,相貌一模一样,那都不是了。

他站在高处看着他们,斜阳普照,俊男美女,春光烂漫,仿佛慢慢展开一幅盛世画卷。

他却感觉一种独属于自己的悲伤在蔓延。

从香山归来后,叶序闭门不出,他不眠不休地开始作画,精神亢奋思绪翻飞。

一周后,作品成图,速度前所未有的快。

过不出安慰还是什么样的话,只点点头,“好画。”

在画画方面,薛寒山承认叶序是天才,是远超于他的优秀,他自愧不如,

眼前这幅画让薛寒山看懂叶序的心境。

斜阳泼洒的香山,新绿和春花都渡上一层金红,陆绍棠和林姝走在山间石阶上,两人四目相对,她笑容甜蜜,他清冷中透着独属于她的温柔。

傍晚时分,阳光切割山林,营造出阴阳割昏晓的神秘景象。

画作的后半卷,光线昏暗,叶序站在那里。

身在高处,心入尘埃。

一半明媚一半晦暗。

光影交错,是他无知无觉,不受控制交付的一场暗恋。

这心事她不懂,她丈夫却看穿了他。

此时此刻,他愿意埋葬所有心事,从此放下。

大家还是朋友。

薛寒山看得默然无语,若只有俊男美女,这就是一副普通的画作,可是加上这光影交错的后半段,那个伤心失意的男人,这就是一副经典之作。

叶序沉默片刻,拿起裁纸刀,对薛寒山道:“这是送给陆绍棠的。”

他要带她回家。

自己就成全他们。

薛寒山愕然:“送给陆绍棠?”

这样送?

这样送给陆绍棠会被灭口吧?

他真怕叶序作死,就见叶序手起刀落,冲着光亮与阴暗的交接处嗤啦划下去。

画作一分两半。

薛寒山轻舒一口气。

叶序让薛寒山帮忙装裱,再找一个颜色搭配的画框装上,连同那副《海》一起送给陆绍棠。

薛寒山:“这幅叫什么?《回家》?”

叶序:“《花》”

他能看见他们心里的花在怒放。

第二日叶序沐浴刮脸,换上整洁的衣服,然后给陆绍棠打电话约他下午在美术馆见。

陆绍棠如约而至。

叶序正在欣赏墙上的两幅画,一副《海》一副《花》。

这两幅画放在一起,寓意深远,是一个圆满的故事。

陆绍棠看到新的画作,瞳孔微缩,他很敏锐地注意到画作是被割裂过的,虽然没有留下裂痕,但是右侧画面上下两个角的光线是不对的,上面缺了一块亮,下面缺了一块暗。

不过他没问。

叶序朝他笑道:“陆局,两幅画都送给你了。”

既然必须归还,不如做得更漂亮些。

毕竟他不想跟陆绍棠为敌,更不想和林姝没的朋友做。

陆绍棠没有拒绝,“谢谢,还是那句话,价格你开。”

叶序摇头,“你们的感情是无价的,作为朋友我真诚祝福,这是礼物。”

陆绍棠也没矫情,“既然是朋友,以后有事开口。”

叶序面色动容,放下自己的小心思他发现陆绍棠是一个光明磊落的男人。

他默默感谢对方的大度。

等林姝从军区宣传办公室回家,就看到陆绍棠正在挂两幅画。

这两幅画不小,挂在卧室不合适,陆绍棠给挂在客厅西边墙上,那边开阔。

她看着这两幅画,惊讶道:“你买回来的?这幅新的是叶序新画的?”

哎呀陆绍棠真不会做生意,你买这两幅干啥?等叶序名声鹊起,你难不成还能卖掉自己换钱?

不如买点其他的呢,以后卖起来没负担。

陆绍棠挂好了,从凳子上下来,站在林姝旁边欣赏了一下,嗯,很好。

他轻声道:“叶序没要钱,算我欠他一个人情。”

等他们百年后再把画捐给美术馆。

林姝抱着胳膊,摸了摸下巴,“嗯……”

陆绍棠听她声音有点深沉,心下一紧,“怎么?”

林姝:“我觉得你是个妖精。”

陆绍棠:……怎么得出来的结论?

林姝指着画道:“你看呀,女的自己上山,举着一片带心的叶子,召唤出一个男妖精,然后两人就欢欢喜喜把家还。哈哈哈哈哈哈……”

陆绍棠微微发紧的心松懈下来,手臂一伸就把她给捞起来。

林姝惊呼,“陆绍棠,大白天你老实点。”

陆绍棠嗓音低哑:“你让妖精老实点?”

林姝:“孩子回来了。”

陆绍棠将她抵在柜子上亲她,“谁来也不好使。”

~~~~

亲了一会儿,盼盼的声音由远而近,“娘,娘,我干妈来了!”

很快盼盼甜甜从外面风一样跑回家来。

陆绍棠不慌不忙地把林姝放下来,给她擦了擦唇角,再整理一下头发和衣领。

林姝赶紧往外走,“到家了吗?”

甜甜:“娘,您甭急,我干爸去车站接了,还早着呢。”

林姝:“那咱们赶紧做饭,给你干妈接风。”

盼盼:“娘,我要吃水煮鱼,辣辣的。”

他知道隔壁海军大院儿有个大鱼塘,他们很会养鱼,他可以去弄几条来。

林姝笑着捏他脸蛋儿,“你干妈怀宝宝了,不能吃太麻辣的,会上火的。”

俩孩子这才看到房间里的陆绍棠,喊道:“爹,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陆绍棠穿上军装外套,一边系扣子一边走出来,刚才为了挂画他脱掉外套,只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

他将衬衣袖子抻下来在清瘦结实的腕骨处扣好,“走,咱们去捞鱼。”

一听爹要带他们去捞鱼,俩孩子瞬间激动了。

盼盼去拎水桶,甜甜去拿他们的捞鱼网兜。

这是干爸给他们做的。

林姝忙提醒道:“小心点别弄湿衣服呀,天儿还冷呢,仔细感冒。”

首都的三月阳光煦暖,但是河水冰凉,弄身上再被风一吹绝对会感冒的。

“娘,知道啦。”俩孩子答应一声就追着陆绍棠跑了。

林姝便在家里准备一下食材,他们来的时候带了一坛酸菜一坛泡菜,还有一坛辣白菜,这会儿正好吃的。

麻辣鱼算了,酸菜鱼还是可以做做的,詹秋冉特别喜欢吃酸菜鱼。

家里姜用完了,林姝又去附近邻居家要了一大块。

回来先去隔壁陈燕明家转转,帮忙把家里收拾一下。

军区这边给陆绍棠和陈燕明安排了勤务兵的,不过两人自来就没用勤务兵的习惯,现在依然不用。

小庄倒是想过来给两人当勤务,跑跑腿儿、做做家务什么的,还能负责接送一下孩子,免得盼盼甜甜被人欺负。

自然是被陆绍棠给训走了。

在陆绍棠看来,住在这里吃喝不愁,不用种地推磨,没有繁重的家务劳动,他抽空完全可以做。

林姝喜欢做饭,他只要在家就帮忙洗碗,另外孩子们的衣服自己洗,他和林姝的衣服他负责洗,哪里还用勤务兵?

不过陈燕明这段时间忙,有时候晚上不回来,去机关大院儿那边跟队员挤宿舍,家里就没空搞卫生。

即便林姝有轻微洁癖,在军人的家里也不用担心脏乱差,每个人都是搞内务的好手,几天不住人顶多就是灰尘多,需要扫地、擦擦家具。

林姝正忙呢,田素珍拉着姚菊芳主动过来帮忙。

“听说小詹是很厉害的外科大夫呀?”

林姝笑道:“对,在年轻大夫里很拔尖儿。”

虽然住在军区,生病就去军区医院,大夫护士也没有不尽心的,可大家习惯性地认为熟人更上心,田素珍也不例外。

等帮忙搞完卫生,田素珍也心满意足。

林姝答应了,以后如果她俩有需要林姝肯定会跟詹大夫说,让詹大夫给安排的。

很快和林姝交好的几家知道陈燕明媳妇儿要来,都纷纷过来送吃食,鸡蛋、肉、点心、肉酱什么的都有。

林姝一一致谢,默默记下都有谁,以后也好回礼。

田素珍听说林姝要做酸菜鱼,就拉着姚菊芳过去帮忙,趁机学艺。

他们几家都是吃食堂的,很少自己开伙,男人和孩子有时候难免要抱怨两句,田素珍就想跟林姝学两手震惊他们一下。

林姝正在家里给她们讲做菜的一些日常小窍门儿,陆绍棠和盼盼甜甜拎着水桶回来,里面五条好几斤重的大鱼。

田素珍看得很惊奇,“绍棠厉害呀,能从海军院儿要到鱼回来,你们是不知道,他们后勤部长可抠门儿了。”

各大院儿都有自己的一些副业,主要是为了补贴食堂吃食,像他们陆军院儿就养猪,空军院儿养鸡鸭和猪,海军院儿养很多鱼,而且经常分海鱼。

一开始大家还互通有无,几家都去海军院儿换鱼吃,或者海军院儿集体分鱼的时候各院儿也去买一些回来改善口味。

后来渐渐地不知道为啥他们后勤部长越来越抠儿,谁也不换了,一点面子都不给。

其他院儿负责后勤物资的也不可能因为这点事儿跟自家首长汇报让首长去找人家首长要不是?

盼盼甜甜很有礼貌地跟阿姨问好。

盼盼:“他们可热情了,要给我们网一网,我爹说不用那么多,就要几条。”

姚菊芳:“那指定是有用到绍棠的时候,老抠儿可是个人精儿。”

陆绍棠他们单位特殊,跟各单位都有工作来往,这边十几个大院儿有几个不欠他人情儿的?

林姝看鱼足够大,而且五条呢,她就让陆绍棠都处理一下,干脆全都做了,要好的人家都分一碗尝尝。

也就是给交好的这几家,像老首长那些就算了,因为还隔着一个袁首长,没必要特意去交际。

田素珍美了,自告奋勇,“我会杀鱼,我来帮忙收拾。”

因为是平房,家里有大锅灶,所以即便鱼多也能一锅出。

姚菊芳帮忙烧火,田素珍帮忙切菜,林姝负责掌勺。

等陈燕明把詹秋冉接回来的时候酸菜鱼也做好了。

吉普车从笔直的水杉大道驶进来,进入家属院区的时候就闻到了酸菜鱼的香味儿。

詹秋冉脸色有些苍白,她也没想到向来身强力壮的自己怀个孕竟然这么娇气,真是吃啥吐啥,坐火车这一路更是遭罪。

她向来坚强惯了,自然不肯跟人诉苦,也不想让人担心。

其实陈燕明上京以后她发现怀孕那会儿就不舒服,她孕吐严重,工作繁重劳累,陈燕明还不在身边,白天还好,晚上就会陷入难受的漩涡,觉得自己脆弱起来。

她从小到大不喜欢麻烦别人,不管爸妈还是同事,有事都是先自己扛。

她原本想请假休息,可医院缺人领导不批假也不想放她上京,总想把她留在医院,回头让陈燕明调回祁州工作。

还是陆绍棠跟祁州军区那边说了,首长跟医院交涉院长才不得不放人的。

其实她跟爸妈说,他们也会请假去照顾她,可她……不想麻烦他们。

她问了妇科大夫,说是没有治孕反的药,一般忍上三个月就会减轻,大家都这样,她也只能忍着。

这一次来京她体力不济,也幸亏陆绍棠让人帮她安排了高级卧铺,她才能昏昏沉沉一路躺过来。

一向坚强独立的人在拖着行李下火车见到陈燕明的时候眼圈都红了,实在是忍不住一下子扑在他怀里哭起来。

她那一哭可把陈燕明吓惨了,以为她在火车上被人欺负,当即就要带她上车找列车长。

等她说是怀孕反应大身体不舒服以后,陈燕明又心疼到不行。

他应该去接她的,哪怕不能去也该托人把她送过来,而不是让她拖着难受的身体带着行李坐火车长途跋涉过来。

这一路上陈燕明把车开得很慢、很稳,生怕颠簸到她,即便这样中途她还下车吐了一次。

她眼尾红红的,满脸的沮丧,声音也有点沙哑,“我是不是太娇气了?”

她讨厌这样的自己。

她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

从小爸妈就说她独立、懂事,万事不用父母操心。

小时候爸妈工作忙,她五六岁就能自己挂着钥匙上学放学,再大一点还能在家给爸妈做饭。

后来妹妹出生,爸妈工作忙没时间管孩子,也没有老人帮忙带,大部分时间都是她边上学边带妹妹。

即便如此,她成绩一直都是学校第一,后来考入首都医科大学,深受老师青睐。

她分明是个坚强独立的人,第一次上手术台都没有腿软手抖,老师夸她是天生的外科大夫。

现在怎么这么软弱娇气?

她追根溯源觉得自打和陈燕明在一起之后才变得娇气起来。

为什么自从和陈燕明在一起之后就开始……越来越娇气?

他太惯她了。

因为工作忙不能天天陪伴她,他总觉得亏欠她,只要在身边就恨不得把她当小孩子养起来。

他会撺掇她睡懒觉还说林姝说的睡懒觉美容,他不但去帮她买早饭,还会给她打水洗漱,甚至连牙膏都帮她挤好。

收拾屋子、洗衣服这种就更不用说。

陈燕明一路上不时地握握她的手,摸摸她的额头,担心得不行,在他眼里詹秋冉向来坚强,除非身体实在难受的不行,她能忍就忍过去。

她是大夫,有时候自己生病也忍着先给病人解决问题。

一台手术轻则几个小时,有时候十几个小时,甚至一天一夜,她硬是把好好的身体憋出尿路感染。

虽然心疼她,可他也知道他们选择了这样的职业,就不会轻易放弃。

他也不会说自己赚钱多可以养着她,就让她不上班在家里带孩子。

她喜欢上班,他尊重她,他也喜欢她做医生的样子。

到了院门口,陈燕明松口气,可算到了。

盼盼甜甜扑过来,“干妈干妈,你终于来啦!”

詹秋冉打起精神跟孩子们打招呼。

俩孩子也是跟着邵老大夫和陆老爹学医术的,一眼就看出干妈不对劲了。

甜甜:“干爸,快点,把我干妈抱下来。”

詹秋冉原本还不好意思,她哪里就这么娇气?刚到家属院儿就让陈燕明抱下呢。

陈燕明从善如流,就给詹秋冉抱下来。

盼盼:“干爸,这边这边,我娘做好饭了。”

陈燕明就把詹秋冉抱到林姝家。

林姝做好饭,热辣滚烫的酸菜鱼出锅,还给田素珍、姚菊芳、樊美丽等人分了一份,已经让她们帮忙送过去。

这会儿看到詹秋冉被陈燕明抱进来,林姝关切道:“秋冉,这是孕反严重呀?”

电话里詹秋冉只说怀孕,林姝问反应大不大,她还说没事儿,看来这是报喜不报忧呢。

林姝让陈燕明把詹秋冉抱到客房去休息。

詹秋冉在火车卧铺躺了一路,骨头都要散架,也不困,就是浑身难受无力,这会儿闻到香辣的酸菜鱼味道,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一点都不反胃,反而觉得好饿。

她拍拍陈燕明,“我饿了,想吃酸菜鱼。”

林姝扶着她坐下,“闻到鱼味儿不反胃吗?”

之前陆绍棠和田素珍杀鱼的时候,林姝考虑到詹秋冉怀孕,怕味道冲着她,特意让他们出去杀鱼。

家里没有鱼腥味儿,只有酸菜鱼的香味儿。

詹秋冉摇头,眼睛都亮了几分,“不反胃,想吃。”

盼盼甜甜已经殷勤地端来脸盆,让干妈洗手洗脸,照顾得那叫一个周到。

很快,陆绍棠也从外面回来,拎着一只烧鸡,是涂营长送的。

原本觉得病恹恹生无可恋的詹秋冉,这会儿吃着酸菜鱼,猛然觉得自己活过来了。

她不好意思道:“你们说,我是不是……馋的呀。”

自打林姝走后,她就没捞着吃这么合心意的饭菜了。

林姝笑道:“馋了就多吃点,接下来你就好好养着,我每天给你做好吃的。”

甜甜主动请缨,“干妈,我可以帮你按摩。”

盼盼:“按摩不是有干爸吗?”

大家笑起来。

詹秋冉有点不好意思,感觉自己彻底活过来了。

陈燕明可算松口气,要是媳妇儿整个孕期都这么难受,那他真的要后悔临走那天没避孕了。

这顿饭边吃边聊持续了俩小时,吃完天也黑透,休息一下陈燕明就抱詹秋冉回去睡觉。

林姝和陆绍棠带着孩子们帮忙把行李拎过去。

他们让詹秋冉好好休息。

甜甜:“干妈你晚上早点睡啊,要不早上会被吵醒的,我娘好些天才调整过来呢。”

林姝:“……”这闺女你提醒干妈就提醒干妈,咋还拿娘当反面教材呢。

陈燕明送他们出去,林姝叮嘱道:“有事儿就喊我啊。”

盼盼:“干爸,你别送了,快回去照顾我干妈。”

出了院子,陆绍棠帮他们把院门搭上活动门栓。

军区大院儿的安全系数非常高,很多人家晚上从来不锁门,压根儿没贼敢来光顾。

陈燕明回到屋里,看到客厅饭桌上放着四把暖壶,试了试都满满的,应该是老陆送来的。

他兑了一杯温开水,看见桌上放着蜂蜜,知道是林姝送来的,就调了一杯蜂蜜水端给詹秋冉。

他坐在床边半搂着她,心疼地看着她,“冉冉,好点了吗?”

詹秋冉喝了几口蜂蜜水,感觉浑身都舒服,跟下火车的时候仿佛两个人。

她笑道:“好多了。我可能就是馋了。”

陈燕明又去给她打水,拿干净换洗衣服。

詹秋冉简单擦洗一下,换上干净内衣,陈燕明又端了一盆热水过来给她泡脚。

陈燕明:“甜甜给了我一张单子,都是孕妇的注意事项,这孩子人不大,懂得越来越多。”

詹秋冉一边泡脚,把纸拿过去看看。

陈燕明就蹲在地上帮她洗脚。

詹秋冉惊呼一声,脸红红的,“怎么还用你帮我洗脚?我自己洗就行。”

陈燕明却非要给她洗。

他自觉是个大老粗,从小爹不疼娘不爱也没人教他怎么照顾人,处了对象以后他怕做不好,就跟着陆绍棠和林姝学。

他笑道:“老陆就帮他媳妇儿洗脚,我能照他差么?那不能的,我们都必须跟队长看齐。”

他说得理直气壮。

明明三十多的男人却依然一身孩子气。

对,就是孩子气。

詹秋冉总觉得他们八号院儿的男人都有一种孩子气,哪怕老大不小的也比别人更单纯。

就是这样的男人把她捧在手心里,硬给她养出娇气了。

詹秋冉笑起呀,人家知道该笑话你们了。”

陈燕明模仿陆绍棠清冷的神情,语气也淡淡的混不在意,“老陆说,一律当他们嫉妒。”

詹秋冉再也忍不住了,笑倒在床上,之前因为孕反带来的那点脆弱也随之湮灭不见。

感觉浑身都是力量,明天就能继续上班。

作者有话要说

——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爱看闲书23瓶;草莓我是大橘子10瓶;喵喵、顾沉、delia8瓶;空白、renee、412228515瓶;emm、慎言、慕尤也、清风徐徐来、阡陌红尘、迟到的钟1瓶;

桃花露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希望你也喜欢

过了两天,林姝又邀请樊美丽、田素珍和姚菊英加上另外几个有时间的小年轻一起去爬山踏青。

叶序、魏玲和薛寒山几个也同去,温馆长都携夫人前往,一共三十几人。

三月的香山,新绿层叠破开冬日的苍郁,黛山染翠,早开的春花在风中摇曳,无限春光在眼前铺开让人留恋难舍。

大家都带了速写本,进山以后有写生的,有拍照的,还有觅一处清幽之所盘腿打坐的,亦有数人成群找个地方开始野炊。

大家玩得尽兴。

在轻松的相处中,林姝也了解了不少人的秉性与才能,有的放矢,特意结交那些领头人物和有独特才华的人物。

有影响力和大才的人物,都能以一当百。

她跟魏玲和薛寒山、叶序几个商量办杂志的事儿。

“现在市面的杂志种类太少,不能很好的满足广大读者朋友们的需求,大家合计一下是不是可以联合创办几个杂志。()?()”

运动已经结束,桎梏随之被打破,人们进入一个新时代,思想也迫切需要转型,需要新的文化艺术内容来滋养。

如果还是那些老派说教的样板戏、□□教条式儿的文章,必然不能满足读者的阅读口味,会被读者淘汰。

他们需要开创更加贴近读者真实生活、真实情感的刊物,不是单纯地宏观叙事,一味的高大全。

同时在贴近生活的基础上还要进行潜移默化地引导。

每一个时代读者能看到的都是上面让看到的,即便网络发达的时代也不例外,即便嘴上喊自由民主的资本主义国家更不例外。

这就意味着出版人肩负着非常重大的责任,展示什么,引导什么,如何用文字沟通社会,如何用文艺作品给社会各阶层构架一座座桥梁。

不能彻底放开,更不能过于钳制,这中间有一个度需要来把握。

这就是官方宣传口的责任,需要工作人员深入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不能脱离群众高高在上,不知道民生疾苦不懂的百姓需求,住着恒温房子嗤笑农民太抠门舍不得开空调导致高温热射病死亡。

人总是屁股决定观点的。

身处什么利益群体就维护什么,反对损害这个群体利益的人和事儿。

林姝时刻提醒自己,她是一个穿越者,她应该尊重史实,立足生活,而不是单纯靠先知的优势敛财。

财富够用就好,再多也只是数字,并不会正面增加她的幸福感和荣誉感。

她对当什么首富、巨富并没有兴趣,她想尽可能地发挥自己穿越者的能力,先带领自己小家庭过衣食无忧的日子,完成这个目标以后力所能及的惠及亲朋、乡邻,若是再有余力便去做更大更有意义的事儿。

如今那些基本的心愿已经达成,她和家人衣食无忧,拥有受人尊重的社会地位和身份,那么她就应该回馈社会。

所谓享受高价值感,就该承担更大社会责任。

她想办的刊物不只是让作家们编造一些矫揉造作的故事。

讲故事的方式也应该多元,体现父亲爱儿子的方式不是只有卖血,体现母亲的爱不是只有煤油灯下缝补衣裳,有出息的孩子不能只有儿子也应该有女儿,夫妻之前的恩爱不应该通过孩子回忆父母骂骂咧咧逆来顺受来体现!

生活更不是除了贫穷就是伤痛,也应该有快乐。

不能把快乐当成原罪,更不应该把情感需求当成罪过。

现在的英雄也是空的。

好好的有血有肉的干部、英雄,硬是塑造成假大空的完人,他们没有个人情感,不知道疼不知道累,只有一个标签式儿的形象,导致读者们不爱看,即便学校单位宣传,大家也无法共情代入,只觉得假。

她希望给那些官方宣传做个注脚,让那些英雄人物丰满起来,把他们的喜怒哀乐还给他们。

她把自己的想法给几人详细说一下,魏玲几个很有感触,立刻响应,纷纷提出自己的建议和意见。

经过这一日的粗粗碰撞,他们有了初步的概念,想办三种风格的杂志。

一种扎根百姓,从普通百姓中选取故事,要诙谐幽默富含人生哲理,嬉笑怒骂反映烟火人生。

一种歌颂英雄鞭挞丑恶。那些牺牲的军人、那些兢兢业业的干部、那些突出贡献的普通人,给大家一个了解他们、敬仰他们的平台,同时暴露一些敌人丑恶的嘴脸,给大家发泄的途径,会让读者觉得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坏人终将暴露,正义自会降临,给大众信心,给坏人警示。

一种则是给读者幻想空间的,写一些风花雪月、幻想故事、民间传说等等。

要让不同读者都有寄托感情的空间。

甚至杂志末尾还可以进行一些有趣互动,比如鼓励读者写读后感、投稿,还可以给出一些知识问答,激励读者私下学习。

一开始只有林姝七八个人讨论,后来前来采风的三十几人都凑过来讨论。

大家踊跃起名,什么《咱老百姓》、《百姓故事》、《烟火人间》、《红尘万丈》、《荣辱》、《光荣与警钟》、《情感故事》、《关情》……

大家讨论得热烈,带来的水都喝光了。

林姝适时补充,“还要加一个给读者开眼界的,让大家即便不能出国,也能了解天下事儿,世界博览。()?()”

现在国内还没有这样的刊物,如果他们能办起来那就是头一份儿。

在物以稀为贵的年代,大家都是先入为主的,谁先抢占市场,市场就偏心谁。

以后有不同的舆论,大家也更倾向于听自己最早接触的。

这个提议一出,大家沉默了一会儿。

不是不同意,他们也觉得这个提议很好,但是,他们没人了解国外。

他们祖辈、父辈,不少去过西方国家的,现在?

说实话,他们都没出去过,对那些强国知之甚少。

就算去过国外,也是亚洲周边,可其实他们都知道,他们更想要了解的是那些强国,会对自己国家造成压迫的西方列强。

林姝给他们打气道:“会有机会的,现在外交环境不是开始松动么?()?()”

乒乓球外交以后,华国和米国的关系已经破冰,来年应该会正式建交的。

从此华国就会进入一个经济和文化高速发展的时代。

如果老百姓的精神发展跟不上科技、经济和文化的发展,到时候必然会出现很大的阵痛,让人痛苦和迷茫。

尤其年轻热血的大学生们,最容易冲动,最容易被人利用挑动出事儿。

这对国家和百姓来说都不是好事儿。

最好的办法就是防患于未然,扼杀敌人于萌芽中。

只不过现在国人看不到这个深层次的问题,也只有经历过再回头复盘的时候才能意识到这种关键的意识形态的问题。

众人的积极性瞬间被林姝调动起来,一个个热血沸腾的,大有父辈们要开辟新天地的干劲儿。

斜阳晚照,温馆长招呼大家下山,众人还意犹未尽。

叶序走在林姝左侧,轻声道:“咱们先自己商量个章程出?@?@??()?()”

林姝高兴道:“好呀。”

走了一会儿,叶序:“那幅画……”他想跟林姝说自己不想卖,能不能让她劝劝陆绍棠不要强人所难。

只是又有点难以启齿。

原本这事儿是他占理,如果画的是别人,对方丈夫来要他是断然不会理会的。

众所周知,画家创作会请很多模特,有的付钱,有的是朋友帮忙。

协会内都默认朋友互相帮衬。

当日他们美协不少人,大家都是互相画的,其他人也有画林姝的。

可他又心虚,因为他的确在那一刻是动心的,是……爱慕她的。

这一点只怕陆绍棠看出来了,所以他才会开口。

叶序有一种被人夺去所爱的感觉,难以割舍。

他有些后悔当初把画作展出,当时他是什么心思?

他明明最初不想展览的,后来为什么又拿出来。

他扪心自问,是不是想试探什么?

林姝只有对他和画作的赞扬,夸他是优秀的作家,再过几年肯定会名扬国内外,还戏言现在要多买他的作品,以后可以跟着赚大钱。

除此之外,并无波澜。

他该早点撤掉的,不应该等陆绍棠来。

林姝觉察到叶序欲言又止的意思,问道:“怎么了?”

叶序刚要说,就见前面半山腰处站着一道身影,他穿着橄榄绿的军装,一改往日挺拔的站姿,此刻斜靠在一块大石上,姿态懒散随意,素日冷峻的脸在山花绿树间竟然显出几分温柔。

叶序把话咽下去,笑了笑,“没什么。”

林姝之前就看到陆绍棠了,但是叶序要跟她说话她就按捺着过去找他的雀跃心思。

这会儿大家都看到他,纷纷跟他打招呼,“陆局,怎么才来呀。”

陆绍棠淡然浅笑,跟众人颔首招呼,“实在是忙,抽不出一整天来踏青赏花。”

他很自然又随意地握住林姝的手,浑然不在意其他人的目光。

林姝笑道:“不是说不来吗,怎么又来了?”

陆绍棠垂眸看她,温声道:“来接你回家。”

林姝就抿唇笑。

田素珍和姚菊芳几个就嗤嗤笑,她们年纪大,不怕陆绍棠,纷纷打趣他。

“绍棠,这是怕人把媳妇儿拐走还是怎么的?”

叶序抬眼看向陆绍棠,就见他微微偏头,视线似是在看林姝,又似乎往后瞥了一眼。

他五官立体深邃,鼻梁高挺,这个角度看过去那是毫无瑕疵的俊美。

足以让其他男人自惭形秽。

叶序收回视线。

薛寒山就扭头看叶序。

魏玲很不客气地踹了薛寒山一脚,这人有毛病的。

叶序下意识地放慢脚步,渐渐落在后面,林姝清脆的笑声从下面传来。

他举目望去,今日阳光正好,她开心的笑容比山花更烂漫,灼灼其华晃人眼,再没有那年秋色中的一丝伤感。

她爱的人在身边。

叶序无声喟叹。

今日踏青,他没有动笔,他知道只有那年那个时刻,他看见,读懂她,画出来。

此后,再也不能够。

哪怕笔触一模一样,相貌一模一样,那都不是了。

他站在高处看着他们,斜阳普照,俊男美女,春光烂漫,仿佛慢慢展开一幅盛世画卷。

他却感觉一种独属于自己的悲伤在蔓延。

从香山归来后,叶序闭门不出,他不眠不休地开始作画,精神亢奋思绪翻飞。

一周后,作品成图,速度前所未有的快。

过不出安慰还是什么样的话,只点点头,“好画。”

在画画方面,薛寒山承认叶序是天才,是远超于他的优秀,他自愧不如,

眼前这幅画让薛寒山看懂叶序的心境。

斜阳泼洒的香山,新绿和春花都渡上一层金红,陆绍棠和林姝走在山间石阶上,两人四目相对,她笑容甜蜜,他清冷中透着独属于她的温柔。

傍晚时分,阳光切割山林,营造出阴阳割昏晓的神秘景象。

画作的后半卷,光线昏暗,叶序站在那里。

身在高处,心入尘埃。

一半明媚一半晦暗。

光影交错,是他无知无觉,不受控制交付的一场暗恋。

这心事她不懂,她丈夫却看穿了他。

此时此刻,他愿意埋葬所有心事,从此放下。

大家还是朋友。

薛寒山看得默然无语,若只有俊男美女,这就是一副普通的画作,可是加上这光影交错的后半段,那个伤心失意的男人,这就是一副经典之作。

叶序沉默片刻,拿起裁纸刀,对薛寒山道:“这是送给陆绍棠的。”

他要带她回家。

自己就成全他们。

薛寒山愕然:“送给陆绍棠?”

这样送?

这样送给陆绍棠会被灭口吧?

他真怕叶序作死,就见叶序手起刀落,冲着光亮与阴暗的交接处嗤啦划下去。

画作一分两半。

薛寒山轻舒一口气。

叶序让薛寒山帮忙装裱,再找一个颜色搭配的画框装上,连同那副《海》一起送给陆绍棠。

薛寒山:“这幅叫什么?《回家》?”

叶序:“《花》”

他能看见他们心里的花在怒放。

第二日叶序沐浴刮脸,换上整洁的衣服,然后给陆绍棠打电话约他下午在美术馆见。

陆绍棠如约而至。

叶序正在欣赏墙上的两幅画,一副《海》一副《花》。

这两幅画放在一起,寓意深远,是一个圆满的故事。

陆绍棠看到新的画作,瞳孔微缩,他很敏锐地注意到画作是被割裂过的,虽然没有留下裂痕,但是右侧画面上下两个角的光线是不对的,上面缺了一块亮,下面缺了一块暗。

不过他没问。

叶序朝他笑道:“陆局,两幅画都送给你了。”

既然必须归还,不如做得更漂亮些。

毕竟他不想跟陆绍棠为敌,更不想和林姝没的朋友做。

陆绍棠没有拒绝,“谢谢,还是那句话,价格你开。”

叶序摇头,“你们的感情是无价的,作为朋友我真诚祝福,这是礼物。”

陆绍棠也没矫情,“既然是朋友,以后有事开口。”

叶序面色动容,放下自己的小心思他发现陆绍棠是一个光明磊落的男人。

他默默感谢对方的大度。

等林姝从军区宣传办公室回家,就看到陆绍棠正在挂两幅画。

这两幅画不小,挂在卧室不合适,陆绍棠给挂在客厅西边墙上,那边开阔。

她看着这两幅画,惊讶道:“你买回来的?这幅新的是叶序新画的?”

哎呀陆绍棠真不会做生意,你买这两幅干啥?等叶序名声鹊起,你难不成还能卖掉自己换钱?

不如买点其他的呢,以后卖起来没负担。

陆绍棠挂好了,从凳子上下来,站在林姝旁边欣赏了一下,嗯,很好。

他轻声道:“叶序没要钱,算我欠他一个人情。”

等他们百年后再把画捐给美术馆。

林姝抱着胳膊,摸了摸下巴,“嗯……”

陆绍棠听她声音有点深沉,心下一紧,“怎么?”

林姝:“我觉得你是个妖精。”

陆绍棠:……怎么得出来的结论?

林姝指着画道:“你看呀,女的自己上山,举着一片带心的叶子,召唤出一个男妖精,然后两人就欢欢喜喜把家还。哈哈哈哈哈哈……”

陆绍棠微微发紧的心松懈下来,手臂一伸就把她给捞起来。

林姝惊呼,“陆绍棠,大白天你老实点。”

陆绍棠嗓音低哑:“你让妖精老实点?”

林姝:“孩子回来了。”

陆绍棠将她抵在柜子上亲她,“谁来也不好使。”

~~~~

亲了一会儿,盼盼的声音由远而近,“娘,娘,我干妈来了!”

很快盼盼甜甜从外面风一样跑回家来。

陆绍棠不慌不忙地把林姝放下来,给她擦了擦唇角,再整理一下头发和衣领。

林姝赶紧往外走,“到家了吗?”

甜甜:“娘,您甭急,我干爸去车站接了,还早着呢。”

林姝:“那咱们赶紧做饭,给你干妈接风。”

盼盼:“娘,我要吃水煮鱼,辣辣的。”

他知道隔壁海军大院儿有个大鱼塘,他们很会养鱼,他可以去弄几条来。

林姝笑着捏他脸蛋儿,“你干妈怀宝宝了,不能吃太麻辣的,会上火的。”

俩孩子这才看到房间里的陆绍棠,喊道:“爹,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陆绍棠穿上军装外套,一边系扣子一边走出来,刚才为了挂画他脱掉外套,只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

他将衬衣袖子抻下来在清瘦结实的腕骨处扣好,“走,咱们去捞鱼。”

一听爹要带他们去捞鱼,俩孩子瞬间激动了。

盼盼去拎水桶,甜甜去拿他们的捞鱼网兜。

这是干爸给他们做的。

林姝忙提醒道:“小心点别弄湿衣服呀,天儿还冷呢,仔细感冒。”

首都的三月阳光煦暖,但是河水冰凉,弄身上再被风一吹绝对会感冒的。

“娘,知道啦。”俩孩子答应一声就追着陆绍棠跑了。

林姝便在家里准备一下食材,他们来的时候带了一坛酸菜一坛泡菜,还有一坛辣白菜,这会儿正好吃的。

麻辣鱼算了,酸菜鱼还是可以做做的,詹秋冉特别喜欢吃酸菜鱼。

家里姜用完了,林姝又去附近邻居家要了一大块。

回来先去隔壁陈燕明家转转,帮忙把家里收拾一下。

军区这边给陆绍棠和陈燕明安排了勤务兵的,不过两人自来就没用勤务兵的习惯,现在依然不用。

小庄倒是想过来给两人当勤务,跑跑腿儿、做做家务什么的,还能负责接送一下孩子,免得盼盼甜甜被人欺负。

自然是被陆绍棠给训走了。

在陆绍棠看来,住在这里吃喝不愁,不用种地推磨,没有繁重的家务劳动,他抽空完全可以做。

林姝喜欢做饭,他只要在家就帮忙洗碗,另外孩子们的衣服自己洗,他和林姝的衣服他负责洗,哪里还用勤务兵?

不过陈燕明这段时间忙,有时候晚上不回来,去机关大院儿那边跟队员挤宿舍,家里就没空搞卫生。

即便林姝有轻微洁癖,在军人的家里也不用担心脏乱差,每个人都是搞内务的好手,几天不住人顶多就是灰尘多,需要扫地、擦擦家具。

林姝正忙呢,田素珍拉着姚菊芳主动过来帮忙。

“听说小詹是很厉害的外科大夫呀?”

林姝笑道:“对,在年轻大夫里很拔尖儿。”

虽然住在军区,生病就去军区医院,大夫护士也没有不尽心的,可大家习惯性地认为熟人更上心,田素珍也不例外。

等帮忙搞完卫生,田素珍也心满意足。

林姝答应了,以后如果她俩有需要林姝肯定会跟詹大夫说,让詹大夫给安排的。

很快和林姝交好的几家知道陈燕明媳妇儿要来,都纷纷过来送吃食,鸡蛋、肉、点心、肉酱什么的都有。

林姝一一致谢,默默记下都有谁,以后也好回礼。

田素珍听说林姝要做酸菜鱼,就拉着姚菊芳过去帮忙,趁机学艺。

他们几家都是吃食堂的,很少自己开伙,男人和孩子有时候难免要抱怨两句,田素珍就想跟林姝学两手震惊他们一下。

林姝正在家里给她们讲做菜的一些日常小窍门儿,陆绍棠和盼盼甜甜拎着水桶回来,里面五条好几斤重的大鱼。

田素珍看得很惊奇,“绍棠厉害呀,能从海军院儿要到鱼回来,你们是不知道,他们后勤部长可抠门儿了。”

各大院儿都有自己的一些副业,主要是为了补贴食堂吃食,像他们陆军院儿就养猪,空军院儿养鸡鸭和猪,海军院儿养很多鱼,而且经常分海鱼。

一开始大家还互通有无,几家都去海军院儿换鱼吃,或者海军院儿集体分鱼的时候各院儿也去买一些回来改善口味。

后来渐渐地不知道为啥他们后勤部长越来越抠儿,谁也不换了,一点面子都不给。

其他院儿负责后勤物资的也不可能因为这点事儿跟自家首长汇报让首长去找人家首长要不是?

盼盼甜甜很有礼貌地跟阿姨问好。

盼盼:“他们可热情了,要给我们网一网,我爹说不用那么多,就要几条。”

姚菊芳:“那指定是有用到绍棠的时候,老抠儿可是个人精儿。”

陆绍棠他们单位特殊,跟各单位都有工作来往,这边十几个大院儿有几个不欠他人情儿的?

林姝看鱼足够大,而且五条呢,她就让陆绍棠都处理一下,干脆全都做了,要好的人家都分一碗尝尝。

也就是给交好的这几家,像老首长那些就算了,因为还隔着一个袁首长,没必要特意去交际。

田素珍美了,自告奋勇,“我会杀鱼,我来帮忙收拾。”

因为是平房,家里有大锅灶,所以即便鱼多也能一锅出。

姚菊芳帮忙烧火,田素珍帮忙切菜,林姝负责掌勺。

等陈燕明把詹秋冉接回来的时候酸菜鱼也做好了。

吉普车从笔直的水杉大道驶进来,进入家属院区的时候就闻到了酸菜鱼的香味儿。

詹秋冉脸色有些苍白,她也没想到向来身强力壮的自己怀个孕竟然这么娇气,真是吃啥吐啥,坐火车这一路更是遭罪。

她向来坚强惯了,自然不肯跟人诉苦,也不想让人担心。

其实陈燕明上京以后她发现怀孕那会儿就不舒服,她孕吐严重,工作繁重劳累,陈燕明还不在身边,白天还好,晚上就会陷入难受的漩涡,觉得自己脆弱起来。

她从小到大不喜欢麻烦别人,不管爸妈还是同事,有事都是先自己扛。

她原本想请假休息,可医院缺人领导不批假也不想放她上京,总想把她留在医院,回头让陈燕明调回祁州工作。

还是陆绍棠跟祁州军区那边说了,首长跟医院交涉院长才不得不放人的。

其实她跟爸妈说,他们也会请假去照顾她,可她……不想麻烦他们。

她问了妇科大夫,说是没有治孕反的药,一般忍上三个月就会减轻,大家都这样,她也只能忍着。

这一次来京她体力不济,也幸亏陆绍棠让人帮她安排了高级卧铺,她才能昏昏沉沉一路躺过来。

一向坚强独立的人在拖着行李下火车见到陈燕明的时候眼圈都红了,实在是忍不住一下子扑在他怀里哭起来。

她那一哭可把陈燕明吓惨了,以为她在火车上被人欺负,当即就要带她上车找列车长。

等她说是怀孕反应大身体不舒服以后,陈燕明又心疼到不行。

他应该去接她的,哪怕不能去也该托人把她送过来,而不是让她拖着难受的身体带着行李坐火车长途跋涉过来。

这一路上陈燕明把车开得很慢、很稳,生怕颠簸到她,即便这样中途她还下车吐了一次。

她眼尾红红的,满脸的沮丧,声音也有点沙哑,“我是不是太娇气了?”

她讨厌这样的自己。

她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

从小爸妈就说她独立、懂事,万事不用父母操心。

小时候爸妈工作忙,她五六岁就能自己挂着钥匙上学放学,再大一点还能在家给爸妈做饭。

后来妹妹出生,爸妈工作忙没时间管孩子,也没有老人帮忙带,大部分时间都是她边上学边带妹妹。

即便如此,她成绩一直都是学校第一,后来考入首都医科大学,深受老师青睐。

她分明是个坚强独立的人,第一次上手术台都没有腿软手抖,老师夸她是天生的外科大夫。

现在怎么这么软弱娇气?

她追根溯源觉得自打和陈燕明在一起之后才变得娇气起来。

为什么自从和陈燕明在一起之后就开始……越来越娇气?

他太惯她了。

因为工作忙不能天天陪伴她,他总觉得亏欠她,只要在身边就恨不得把她当小孩子养起来。

他会撺掇她睡懒觉还说林姝说的睡懒觉美容,他不但去帮她买早饭,还会给她打水洗漱,甚至连牙膏都帮她挤好。

收拾屋子、洗衣服这种就更不用说。

陈燕明一路上不时地握握她的手,摸摸她的额头,担心得不行,在他眼里詹秋冉向来坚强,除非身体实在难受的不行,她能忍就忍过去。

她是大夫,有时候自己生病也忍着先给病人解决问题。

一台手术轻则几个小时,有时候十几个小时,甚至一天一夜,她硬是把好好的身体憋出尿路感染。

虽然心疼她,可他也知道他们选择了这样的职业,就不会轻易放弃。

他也不会说自己赚钱多可以养着她,就让她不上班在家里带孩子。

她喜欢上班,他尊重她,他也喜欢她做医生的样子。

到了院门口,陈燕明松口气,可算到了。

盼盼甜甜扑过来,“干妈干妈,你终于来啦!”

詹秋冉打起精神跟孩子们打招呼。

俩孩子也是跟着邵老大夫和陆老爹学医术的,一眼就看出干妈不对劲了。

甜甜:“干爸,快点,把我干妈抱下来。”

詹秋冉原本还不好意思,她哪里就这么娇气?刚到家属院儿就让陈燕明抱下呢。

陈燕明从善如流,就给詹秋冉抱下来。

盼盼:“干爸,这边这边,我娘做好饭了。”

陈燕明就把詹秋冉抱到林姝家。

林姝做好饭,热辣滚烫的酸菜鱼出锅,还给田素珍、姚菊芳、樊美丽等人分了一份,已经让她们帮忙送过去。

这会儿看到詹秋冉被陈燕明抱进来,林姝关切道:“秋冉,这是孕反严重呀?”

电话里詹秋冉只说怀孕,林姝问反应大不大,她还说没事儿,看来这是报喜不报忧呢。

林姝让陈燕明把詹秋冉抱到客房去休息。

詹秋冉在火车卧铺躺了一路,骨头都要散架,也不困,就是浑身难受无力,这会儿闻到香辣的酸菜鱼味道,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一点都不反胃,反而觉得好饿。

她拍拍陈燕明,“我饿了,想吃酸菜鱼。”

林姝扶着她坐下,“闻到鱼味儿不反胃吗?”

之前陆绍棠和田素珍杀鱼的时候,林姝考虑到詹秋冉怀孕,怕味道冲着她,特意让他们出去杀鱼。

家里没有鱼腥味儿,只有酸菜鱼的香味儿。

詹秋冉摇头,眼睛都亮了几分,“不反胃,想吃。”

盼盼甜甜已经殷勤地端来脸盆,让干妈洗手洗脸,照顾得那叫一个周到。

很快,陆绍棠也从外面回来,拎着一只烧鸡,是涂营长送的。

原本觉得病恹恹生无可恋的詹秋冉,这会儿吃着酸菜鱼,猛然觉得自己活过来了。

她不好意思道:“你们说,我是不是……馋的呀。”

自打林姝走后,她就没捞着吃这么合心意的饭菜了。

林姝笑道:“馋了就多吃点,接下来你就好好养着,我每天给你做好吃的。”

甜甜主动请缨,“干妈,我可以帮你按摩。”

盼盼:“按摩不是有干爸吗?”

大家笑起来。

詹秋冉有点不好意思,感觉自己彻底活过来了。

陈燕明可算松口气,要是媳妇儿整个孕期都这么难受,那他真的要后悔临走那天没避孕了。

这顿饭边吃边聊持续了俩小时,吃完天也黑透,休息一下陈燕明就抱詹秋冉回去睡觉。

林姝和陆绍棠带着孩子们帮忙把行李拎过去。

他们让詹秋冉好好休息。

甜甜:“干妈你晚上早点睡啊,要不早上会被吵醒的,我娘好些天才调整过来呢。”

林姝:“……”这闺女你提醒干妈就提醒干妈,咋还拿娘当反面教材呢。

陈燕明送他们出去,林姝叮嘱道:“有事儿就喊我啊。”

盼盼:“干爸,你别送了,快回去照顾我干妈。”

出了院子,陆绍棠帮他们把院门搭上活动门栓。

军区大院儿的安全系数非常高,很多人家晚上从来不锁门,压根儿没贼敢来光顾。

陈燕明回到屋里,看到客厅饭桌上放着四把暖壶,试了试都满满的,应该是老陆送来的。

他兑了一杯温开水,看见桌上放着蜂蜜,知道是林姝送来的,就调了一杯蜂蜜水端给詹秋冉。

他坐在床边半搂着她,心疼地看着她,“冉冉,好点了吗?”

詹秋冉喝了几口蜂蜜水,感觉浑身都舒服,跟下火车的时候仿佛两个人。

她笑道:“好多了。我可能就是馋了。”

陈燕明又去给她打水,拿干净换洗衣服。

詹秋冉简单擦洗一下,换上干净内衣,陈燕明又端了一盆热水过来给她泡脚。

陈燕明:“甜甜给了我一张单子,都是孕妇的注意事项,这孩子人不大,懂得越来越多。”

詹秋冉一边泡脚,把纸拿过去看看。

陈燕明就蹲在地上帮她洗脚。

詹秋冉惊呼一声,脸红红的,“怎么还用你帮我洗脚?我自己洗就行。”

陈燕明却非要给她洗。

他自觉是个大老粗,从小爹不疼娘不爱也没人教他怎么照顾人,处了对象以后他怕做不好,就跟着陆绍棠和林姝学。

他笑道:“老陆就帮他媳妇儿洗脚,我能照他差么?那不能的,我们都必须跟队长看齐。”

他说得理直气壮。

明明三十多的男人却依然一身孩子气。

对,就是孩子气。

詹秋冉总觉得他们八号院儿的男人都有一种孩子气,哪怕老大不小的也比别人更单纯。

就是这样的男人把她捧在手心里,硬给她养出娇气了。

詹秋冉笑起呀,人家知道该笑话你们了。”

陈燕明模仿陆绍棠清冷的神情,语气也淡淡的混不在意,“老陆说,一律当他们嫉妒。”

詹秋冉再也忍不住了,笑倒在床上,之前因为孕反带来的那点脆弱也随之湮灭不见。

感觉浑身都是力量,明天就能继续上班。

作者有话要说

——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爱看闲书23瓶;草莓我是大橘子10瓶;喵喵、顾沉、delia8瓶;空白、renee、412228515瓶;emm、慎言、慕尤也、清风徐徐来、阡陌红尘、迟到的钟1瓶;

桃花露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希望你也喜欢

过了两天,林姝又邀请樊美丽、田素珍和姚菊英加上另外几个有时间的小年轻一起去爬山踏青。

叶序、魏玲和薛寒山几个也同去()?(),

温馆长都携夫人前往()?(),

一共三十几人。

三月的香山,新绿层叠破开冬日的苍郁()?(),

黛山染翠,早开的春花在风中摇曳,无限春光在眼前铺开让人留恋难舍。

大家都带了速写本?[(.)]???。?。??()?(),

进山以后有写生的,有拍照的,还有觅一处清幽之所盘腿打坐的,亦有数人成群找个地方开始野炊。

大家玩得尽兴。

在轻松的相处中,林姝也了解了不少人的秉性与才能,有的放矢,特意结交那些领头人物和有独特才华的人物。

有影响力和大才的人物,都能以一当百。

她跟魏玲和薛寒山、叶序几个商量办杂志的事儿。

“现在市面的杂志种类太少,不能很好的满足广大读者朋友们的需求,大家合计一下是不是可以联合创办几个杂志。”

运动已经结束,桎梏随之被打破,人们进入一个新时代,思想也迫切需要转型,需要新的文化艺术内容来滋养。

如果还是那些老派说教的样板戏、□□教条式儿的文章,必然不能满足读者的阅读口味,会被读者淘汰。

他们需要开创更加贴近读者真实生活、真实情感的刊物,不是单纯地宏观叙事,一味的高大全。

同时在贴近生活的基础上还要进行潜移默化地引导。

每一个时代读者能看到的都是上面让看到的,即便网络发达的时代也不例外,即便嘴上喊自由民主的资本主义国家更不例外。

这就意味着出版人肩负着非常重大的责任,展示什么,引导什么,如何用文字沟通社会,如何用文艺作品给社会各阶层构架一座座桥梁。

不能彻底放开,更不能过于钳制,这中间有一个度需要来把握。

这就是官方宣传口的责任,需要工作人员深入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不能脱离群众高高在上,不知道民生疾苦不懂的百姓需求,住着恒温房子嗤笑农民太抠门舍不得开空调导致高温热射病死亡。

人总是屁股决定观点的。

身处什么利益群体就维护什么,反对损害这个群体利益的人和事儿。

林姝时刻提醒自己,她是一个穿越者,她应该尊重史实,立足生活,而不是单纯靠先知的优势敛财。

财富够用就好,再多也只是数字,并不会正面增加她的幸福感和荣誉感。

她对当什么首富、巨富并没有兴趣,她想尽可能地发挥自己穿越者的能力,先带领自己小家庭过衣食无忧的日子,完成这个目标以后力所能及的惠及亲朋、乡邻,若是再有余力便去做更大更有意义的事儿。

如今那些基本的心愿已经达成,她和家人衣食无忧,拥有受人尊重的社会地位和身份,那么她就应该回馈社会。

所谓享受高价值感,就该承担更大社会责任。

她想办的刊物不只是让作家们编造一些矫揉造作的故事。

讲故事的方式也应该多元,体现父亲爱儿子的方式不是只有卖血,体现母亲的爱不是只有煤油灯下缝补衣裳,有出息的孩子不能只有儿子也应该有女儿,夫妻之前的恩爱不应该通过孩子回忆父母骂骂咧咧逆来顺受来体现!

生活更不是除了贫穷就是伤痛,也应该有快乐。

不能把快乐当成原罪,更不应该把情感需求当成罪过。

现在的英雄也是空的。

好好的有血有肉的干部、英雄,硬是塑造成假大空的完人,他们没有个人情感,不知道疼不知道累,只有一个标签式儿的形象,导致读者们不爱看,即便学校单位宣传,大家也无法共情代入,只觉得假。

她希望给那些官方宣传做个注脚,让那些英雄人物丰满起来,把他们的喜怒哀乐还给他们。

她把自己的想法给几人详细说一下,魏玲几个很有感触,立刻响应,纷纷提出自己的建议和意见。

经过这一日的粗粗碰撞,他们有了初步的概念,想办三种风格的杂志。

一种扎根百姓,从普通百姓中选取故事,要诙谐幽默富含人生哲理,嬉笑怒骂反映烟火人生。

一种歌颂英雄鞭挞丑恶。那些牺牲的军人、那些兢兢业业的干部、那些突出贡献的普通人,给大家一个了解他们、敬仰他们的平台,同时暴露一些敌人丑恶的嘴脸,给大家发泄的途径,会让读者觉得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坏人终将暴露,正义自会降临,给大众信心,给坏人警示。

一种则是给读者幻想空间的,写一些风花雪月、幻想故事、民间传说等等。

要让不同读者都有寄托感情的空间。

甚至杂志末尾还可以进行一些有趣互动,比如鼓励读者写读后感、投稿,还可以给出一些知识问答,激励读者私下学习。

一开始只有林姝七八个人讨论,后来前来采风的三十几人都凑过来讨论。

大家踊跃起名,什么《咱老百姓》、《百姓故事》、《烟火人间》、《红尘万丈》、《荣辱》、《光荣与警钟》、《情感故事》、《关情》……

大家讨论得热烈,带来的水都喝光了。

林姝适时补充,“还要加一个给读者开眼界的,让大家即便不能出国,也能了解天下事儿,世界博览。”

现在国内还没有这样的刊物,如果他们能办起来那就是头一份儿。

在物以稀为贵的年代,大家都是先入为主的,谁先抢占市场,市场就偏心谁。

以后有不同的舆论,大家也更倾向于听自己最早接触的。

这个提议一出,大家沉默了一会儿。

不是不同意,他们也觉得这个提议很好,但是,他们没人了解国外。

他们祖辈、父辈,不少去过西方国家的,现在?

说实话,他们都没出去过,对那些强国知之甚少。

就算去过国外,也是亚洲周边,可其实他们都知道,他们更想要了解的是那些强国,会对自己国家造成压迫的西方列强。

林姝给他们打气道:“会有机会的,现在外交环境不是开始松动么?”

乒乓球外交以后,华国和米国的关系已经破冰,来年应该会正式建交的。

从此华国就会进入一个经济和文化高速发展的时代。

如果老百姓的精神发展跟不上科技、经济和文化的发展,到时候必然会出现很大的阵痛,让人痛苦和迷茫。

尤其年轻热血的大学生们,最容易冲动,最容易被人利用挑动出事儿。

这对国家和百姓来说都不是好事儿。

最好的办法就是防患于未然,扼杀敌人于萌芽中。

只不过现在国人看不到这个深层次的问题,也只有经历过再回头复盘的时候才能意识到这种关键的意识形态的问题。

众人的积极性瞬间被林姝调动起来,一个个热血沸腾的,大有父辈们要开辟新天地的干劲儿。

斜阳晚照,温馆长招呼大家下山,众人还意犹未尽。

叶序走在林姝左侧,轻声道:“咱们先自己商量个章程出来,到时候我约上机关的几位朋友咱们再细聊一下?”

林姝高兴道:“好呀。”

走了一会儿,叶序:“那幅画……”他想跟林姝说自己不想卖,能不能让她劝劝陆绍棠不要强人所难。

只是又有点难以启齿。

原本这事儿是他占理,如果画的是别人,对方丈夫来要他是断然不会理会的。

众所周知,画家创作会请很多模特,有的付钱,有的是朋友帮忙。

协会内都默认朋友互相帮衬。

当日他们美协不少人,大家都是互相画的,其他人也有画林姝的。

可他又心虚,因为他的确在那一刻是动心的,是……爱慕她的。

这一点只怕陆绍棠看出来了,所以他才会开口。

叶序有一种被人夺去所爱的感觉,难以割舍。

他有些后悔当初把画作展出,当时他是什么心思?

他明明最初不想展览的,后来为什么又拿出来。

他扪心自问,是不是想试探什么?

林姝只有对他和画作的赞扬,夸他是优秀的作家,再过几年肯定会名扬国内外,还戏言现在要多买他的作品,以后可以跟着赚大钱。

除此之外,并无波澜。

他该早点撤掉的,不应该等陆绍棠来。

林姝觉察到叶序欲言又止的意思,问道:“怎么了?”

叶序刚要说,就见前面半山腰处站着一道身影,他穿着橄榄绿的军装,一改往日挺拔的站姿,此刻斜靠在一块大石上,姿态懒散随意,素日冷峻的脸在山花绿树间竟然显出几分温柔。

叶序把话咽下去,笑了笑,“没什么。”

林姝之前就看到陆绍棠了,但是叶序要跟她说话她就按捺着过去找他的雀跃心思。

这会儿大家都看到他,纷纷跟他打招呼,“陆局,怎么才来呀。”

陆绍棠淡然浅笑,跟众人颔首招呼,“实在是忙,抽不出一整天来踏青赏花。”

他很自然又随意地握住林姝的手,浑然不在意其他人的目光。

林姝笑道:“不是说不来吗,怎么又来了?”

陆绍棠垂眸看她,温声道:“来接你回家。”

林姝就抿唇笑。

田素珍和姚菊芳几个就嗤嗤笑,她们年纪大,不怕陆绍棠,纷纷打趣他。

“绍棠,这是怕人把媳妇儿拐走还是怎么的?”

叶序抬眼看向陆绍棠,就见他微微偏头,视线似是在看林姝,又似乎往后瞥了一眼。

他五官立体深邃,鼻梁高挺,这个角度看过去那是毫无瑕疵的俊美。

足以让其他男人自惭形秽。

叶序收回视线。

薛寒山就扭头看叶序。

魏玲很不客气地踹了薛寒山一脚,这人有毛病的。

叶序下意识地放慢脚步,渐渐落在后面,林姝清脆的笑声从下面传来。

他举目望去,今日阳光正好,她开心的笑容比山花更烂漫,灼灼其华晃人眼,再没有那年秋色中的一丝伤感。

她爱的人在身边。

叶序无声喟叹。

今日踏青,他没有动笔,他知道只有那年那个时刻,他看见,读懂她,画出来。

此后,再也不能够。

哪怕笔触一模一样,相貌一模一样,那都不是了。

他站在高处看着他们,斜阳普照,俊男美女,春光烂漫,仿佛慢慢展开一幅盛世画卷。

他却感觉一种独属于自己的悲伤在蔓延。

从香山归来后,叶序闭门不出,他不眠不休地开始作画,精神亢奋思绪翻飞。

一周后,作品成图,速度前所未有的快。

过不出安慰还是什么样的话,只点点头,“好画。”

在画画方面,薛寒山承认叶序是天才,是远超于他的优秀,他自愧不如,

眼前这幅画让薛寒山看懂叶序的心境。

斜阳泼洒的香山,新绿和春花都渡上一层金红,陆绍棠和林姝走在山间石阶上,两人四目相对,她笑容甜蜜,他清冷中透着独属于她的温柔。

傍晚时分,阳光切割山林,营造出阴阳割昏晓的神秘景象。

画作的后半卷,光线昏暗,叶序站在那里。

身在高处,心入尘埃。

一半明媚一半晦暗。

光影交错,是他无知无觉,不受控制交付的一场暗恋。

这心事她不懂,她丈夫却看穿了他。

此时此刻,他愿意埋葬所有心事,从此放下。

大家还是朋友。

薛寒山看得默然无语,若只有俊男美女,这就是一副普通的画作,可是加上这光影交错的后半段,那个伤心失意的男人,这就是一副经典之作。

叶序沉默片刻,拿起裁纸刀,对薛寒山道:“这是送给陆绍棠的。”

他要带她回家。

自己就成全他们。

薛寒山愕然:“送给陆绍棠?”

这样送?

这样送给陆绍棠会被灭口吧?

他真怕叶序作死,就见叶序手起刀落,冲着光亮与阴暗的交接处嗤啦划下去。

画作一分两半。

薛寒山轻舒一口气。

叶序让薛寒山帮忙装裱,再找一个颜色搭配的画框装上,连同那副《海》一起送给陆绍棠。

薛寒山:“这幅叫什么?《回家》?”

叶序:“《花》”

他能看见他们心里的花在怒放。

第二日叶序沐浴刮脸,换上整洁的衣服,然后给陆绍棠打电话约他下午在美术馆见。

陆绍棠如约而至。

叶序正在欣赏墙上的两幅画,一副《海》一副《花》。

这两幅画放在一起,寓意深远,是一个圆满的故事。

陆绍棠看到新的画作,瞳孔微缩,他很敏锐地注意到画作是被割裂过的,虽然没有留下裂痕,但是右侧画面上下两个角的光线是不对的,上面缺了一块亮,下面缺了一块暗。

不过他没问。

叶序朝他笑道:“陆局,两幅画都送给你了。”

既然必须归还,不如做得更漂亮些。

毕竟他不想跟陆绍棠为敌,更不想和林姝没的朋友做。

陆绍棠没有拒绝,“谢谢,还是那句话,价格你开。”

叶序摇头,“你们的感情是无价的,作为朋友我真诚祝福,这是礼物。”

陆绍棠也没矫情,“既然是朋友,以后有事开口。”

叶序面色动容,放下自己的小心思他发现陆绍棠是一个光明磊落的男人。

他默默感谢对方的大度。

等林姝从军区宣传办公室回家,就看到陆绍棠正在挂两幅画。

这两幅画不小,挂在卧室不合适,陆绍棠给挂在客厅西边墙上,那边开阔。

她看着这两幅画,惊讶道:“你买回来的?这幅新的是叶序新画的?”

哎呀陆绍棠真不会做生意,你买这两幅干啥?等叶序名声鹊起,你难不成还能卖掉自己换钱?

不如买点其他的呢,以后卖起来没负担。

陆绍棠挂好了,从凳子上下来,站在林姝旁边欣赏了一下,嗯,很好。

他轻声道:“叶序没要钱,算我欠他一个人情。”

等他们百年后再把画捐给美术馆。

林姝抱着胳膊,摸了摸下巴,“嗯……”

陆绍棠听她声音有点深沉,心下一紧,“怎么?”

林姝:“我觉得你是个妖精。”

陆绍棠:……怎么得出来的结论?

林姝指着画道:“你看呀,女的自己上山,举着一片带心的叶子,召唤出一个男妖精,然后两人就欢欢喜喜把家还。哈哈哈哈哈哈……”

陆绍棠微微发紧的心松懈下来,手臂一伸就把她给捞起来。

林姝惊呼,“陆绍棠,大白天你老实点。”

陆绍棠嗓音低哑:“你让妖精老实点?”

林姝:“孩子回来了。”

陆绍棠将她抵在柜子上亲她,“谁来也不好使。”

~~~~

亲了一会儿,盼盼的声音由远而近,“娘,娘,我干妈来了!”

很快盼盼甜甜从外面风一样跑回家来。

陆绍棠不慌不忙地把林姝放下来,给她擦了擦唇角,再整理一下头发和衣领。

林姝赶紧往外走,“到家了吗?”

甜甜:“娘,您甭急,我干爸去车站接了,还早着呢。”

林姝:“那咱们赶紧做饭,给你干妈接风。”

盼盼:“娘,我要吃水煮鱼,辣辣的。”

他知道隔壁海军大院儿有个大鱼塘,他们很会养鱼,他可以去弄几条来。

林姝笑着捏他脸蛋儿,“你干妈怀宝宝了,不能吃太麻辣的,会上火的。”

俩孩子这才看到房间里的陆绍棠,喊道:“爹,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陆绍棠穿上军装外套,一边系扣子一边走出来,刚才为了挂画他脱掉外套,只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

他将衬衣袖子抻下来在清瘦结实的腕骨处扣好,“走,咱们去捞鱼。”

一听爹要带他们去捞鱼,俩孩子瞬间激动了。

盼盼去拎水桶,甜甜去拿他们的捞鱼网兜。

这是干爸给他们做的。

林姝忙提醒道:“小心点别弄湿衣服呀,天儿还冷呢,仔细感冒。”

首都的三月阳光煦暖,但是河水冰凉,弄身上再被风一吹绝对会感冒的。

“娘,知道啦。”俩孩子答应一声就追着陆绍棠跑了。

林姝便在家里准备一下食材,他们来的时候带了一坛酸菜一坛泡菜,还有一坛辣白菜,这会儿正好吃的。

麻辣鱼算了,酸菜鱼还是可以做做的,詹秋冉特别喜欢吃酸菜鱼。

家里姜用完了,林姝又去附近邻居家要了一大块。

回来先去隔壁陈燕明家转转,帮忙把家里收拾一下。

军区这边给陆绍棠和陈燕明安排了勤务兵的,不过两人自来就没用勤务兵的习惯,现在依然不用。

小庄倒是想过来给两人当勤务,跑跑腿儿、做做家务什么的,还能负责接送一下孩子,免得盼盼甜甜被人欺负。

自然是被陆绍棠给训走了。

在陆绍棠看来,住在这里吃喝不愁,不用种地推磨,没有繁重的家务劳动,他抽空完全可以做。

林姝喜欢做饭,他只要在家就帮忙洗碗,另外孩子们的衣服自己洗,他和林姝的衣服他负责洗,哪里还用勤务兵?

不过陈燕明这段时间忙,有时候晚上不回来,去机关大院儿那边跟队员挤宿舍,家里就没空搞卫生。

即便林姝有轻微洁癖,在军人的家里也不用担心脏乱差,每个人都是搞内务的好手,几天不住人顶多就是灰尘多,需要扫地、擦擦家具。

林姝正忙呢,田素珍拉着姚菊芳主动过来帮忙。

“听说小詹是很厉害的外科大夫呀?”

林姝笑道:“对,在年轻大夫里很拔尖儿。”

虽然住在军区,生病就去军区医院,大夫护士也没有不尽心的,可大家习惯性地认为熟人更上心,田素珍也不例外。

等帮忙搞完卫生,田素珍也心满意足。

林姝答应了,以后如果她俩有需要林姝肯定会跟詹大夫说,让詹大夫给安排的。

很快和林姝交好的几家知道陈燕明媳妇儿要来,都纷纷过来送吃食,鸡蛋、肉、点心、肉酱什么的都有。

林姝一一致谢,默默记下都有谁,以后也好回礼。

田素珍听说林姝要做酸菜鱼,就拉着姚菊芳过去帮忙,趁机学艺。

他们几家都是吃食堂的,很少自己开伙,男人和孩子有时候难免要抱怨两句,田素珍就想跟林姝学两手震惊他们一下。

林姝正在家里给她们讲做菜的一些日常小窍门儿,陆绍棠和盼盼甜甜拎着水桶回来,里面五条好几斤重的大鱼。

田素珍看得很惊奇,“绍棠厉害呀,能从海军院儿要到鱼回来,你们是不知道,他们后勤部长可抠门儿了。”

各大院儿都有自己的一些副业,主要是为了补贴食堂吃食,像他们陆军院儿就养猪,空军院儿养鸡鸭和猪,海军院儿养很多鱼,而且经常分海鱼。

一开始大家还互通有无,几家都去海军院儿换鱼吃,或者海军院儿集体分鱼的时候各院儿也去买一些回来改善口味。

后来渐渐地不知道为啥他们后勤部长越来越抠儿,谁也不换了,一点面子都不给。

其他院儿负责后勤物资的也不可能因为这点事儿跟自家首长汇报让首长去找人家首长要不是?

盼盼甜甜很有礼貌地跟阿姨问好。

盼盼:“他们可热情了,要给我们网一网,我爹说不用那么多,就要几条。”

姚菊芳:“那指定是有用到绍棠的时候,老抠儿可是个人精儿。”

陆绍棠他们单位特殊,跟各单位都有工作来往,这边十几个大院儿有几个不欠他人情儿的?

林姝看鱼足够大,而且五条呢,她就让陆绍棠都处理一下,干脆全都做了,要好的人家都分一碗尝尝。

也就是给交好的这几家,像老首长那些就算了,因为还隔着一个袁首长,没必要特意去交际。

田素珍美了,自告奋勇,“我会杀鱼,我来帮忙收拾。”

因为是平房,家里有大锅灶,所以即便鱼多也能一锅出。

姚菊芳帮忙烧火,田素珍帮忙切菜,林姝负责掌勺。

等陈燕明把詹秋冉接回来的时候酸菜鱼也做好了。

吉普车从笔直的水杉大道驶进来,进入家属院区的时候就闻到了酸菜鱼的香味儿。

詹秋冉脸色有些苍白,她也没想到向来身强力壮的自己怀个孕竟然这么娇气,真是吃啥吐啥,坐火车这一路更是遭罪。

她向来坚强惯了,自然不肯跟人诉苦,也不想让人担心。

其实陈燕明上京以后她发现怀孕那会儿就不舒服,她孕吐严重,工作繁重劳累,陈燕明还不在身边,白天还好,晚上就会陷入难受的漩涡,觉得自己脆弱起来。

她从小到大不喜欢麻烦别人,不管爸妈还是同事,有事都是先自己扛。

她原本想请假休息,可医院缺人领导不批假也不想放她上京,总想把她留在医院,回头让陈燕明调回祁州工作。

还是陆绍棠跟祁州军区那边说了,首长跟医院交涉院长才不得不放人的。

其实她跟爸妈说,他们也会请假去照顾她,可她……不想麻烦他们。

她问了妇科大夫,说是没有治孕反的药,一般忍上三个月就会减轻,大家都这样,她也只能忍着。

这一次来京她体力不济,也幸亏陆绍棠让人帮她安排了高级卧铺,她才能昏昏沉沉一路躺过来。

一向坚强独立的人在拖着行李下火车见到陈燕明的时候眼圈都红了,实在是忍不住一下子扑在他怀里哭起来。

她那一哭可把陈燕明吓惨了,以为她在火车上被人欺负,当即就要带她上车找列车长。

等她说是怀孕反应大身体不舒服以后,陈燕明又心疼到不行。

他应该去接她的,哪怕不能去也该托人把她送过来,而不是让她拖着难受的身体带着行李坐火车长途跋涉过来。

这一路上陈燕明把车开得很慢、很稳,生怕颠簸到她,即便这样中途她还下车吐了一次。

她眼尾红红的,满脸的沮丧,声音也有点沙哑,“我是不是太娇气了?”

她讨厌这样的自己。

她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

从小爸妈就说她独立、懂事,万事不用父母操心。

小时候爸妈工作忙,她五六岁就能自己挂着钥匙上学放学,再大一点还能在家给爸妈做饭。

后来妹妹出生,爸妈工作忙没时间管孩子,也没有老人帮忙带,大部分时间都是她边上学边带妹妹。

即便如此,她成绩一直都是学校第一,后来考入首都医科大学,深受老师青睐。

她分明是个坚强独立的人,第一次上手术台都没有腿软手抖,老师夸她是天生的外科大夫。

现在怎么这么软弱娇气?

她追根溯源觉得自打和陈燕明在一起之后才变得娇气起来。

为什么自从和陈燕明在一起之后就开始……越来越娇气?

他太惯她了。

因为工作忙不能天天陪伴她,他总觉得亏欠她,只要在身边就恨不得把她当小孩子养起来。

他会撺掇她睡懒觉还说林姝说的睡懒觉美容,他不但去帮她买早饭,还会给她打水洗漱,甚至连牙膏都帮她挤好。

收拾屋子、洗衣服这种就更不用说。

陈燕明一路上不时地握握她的手,摸摸她的额头,担心得不行,在他眼里詹秋冉向来坚强,除非身体实在难受的不行,她能忍就忍过去。

她是大夫,有时候自己生病也忍着先给病人解决问题。

一台手术轻则几个小时,有时候十几个小时,甚至一天一夜,她硬是把好好的身体憋出尿路感染。

虽然心疼她,可他也知道他们选择了这样的职业,就不会轻易放弃。

他也不会说自己赚钱多可以养着她,就让她不上班在家里带孩子。

她喜欢上班,他尊重她,他也喜欢她做医生的样子。

到了院门口,陈燕明松口气,可算到了。

盼盼甜甜扑过来,“干妈干妈,你终于来啦!”

詹秋冉打起精神跟孩子们打招呼。

俩孩子也是跟着邵老大夫和陆老爹学医术的,一眼就看出干妈不对劲了。

甜甜:“干爸,快点,把我干妈抱下来。”

詹秋冉原本还不好意思,她哪里就这么娇气?刚到家属院儿就让陈燕明抱下呢。

陈燕明从善如流,就给詹秋冉抱下来。

盼盼:“干爸,这边这边,我娘做好饭了。”

陈燕明就把詹秋冉抱到林姝家。

林姝做好饭,热辣滚烫的酸菜鱼出锅,还给田素珍、姚菊芳、樊美丽等人分了一份,已经让她们帮忙送过去。

这会儿看到詹秋冉被陈燕明抱进来,林姝关切道:“秋冉,这是孕反严重呀?”

电话里詹秋冉只说怀孕,林姝问反应大不大,她还说没事儿,看来这是报喜不报忧呢。

林姝让陈燕明把詹秋冉抱到客房去休息。

詹秋冉在火车卧铺躺了一路,骨头都要散架,也不困,就是浑身难受无力,这会儿闻到香辣的酸菜鱼味道,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一点都不反胃,反而觉得好饿。

她拍拍陈燕明,“我饿了,想吃酸菜鱼。”

林姝扶着她坐下,“闻到鱼味儿不反胃吗?”

之前陆绍棠和田素珍杀鱼的时候,林姝考虑到詹秋冉怀孕,怕味道冲着她,特意让他们出去杀鱼。

家里没有鱼腥味儿,只有酸菜鱼的香味儿。

詹秋冉摇头,眼睛都亮了几分,“不反胃,想吃。”

盼盼甜甜已经殷勤地端来脸盆,让干妈洗手洗脸,照顾得那叫一个周到。

很快,陆绍棠也从外面回来,拎着一只烧鸡,是涂营长送的。

原本觉得病恹恹生无可恋的詹秋冉,这会儿吃着酸菜鱼,猛然觉得自己活过来了。

她不好意思道:“你们说,我是不是……馋的呀。”

自打林姝走后,她就没捞着吃这么合心意的饭菜了。

林姝笑道:“馋了就多吃点,接下来你就好好养着,我每天给你做好吃的。”

甜甜主动请缨,“干妈,我可以帮你按摩。”

盼盼:“按摩不是有干爸吗?”

大家笑起来。

詹秋冉有点不好意思,感觉自己彻底活过来了。

陈燕明可算松口气,要是媳妇儿整个孕期都这么难受,那他真的要后悔临走那天没避孕了。

这顿饭边吃边聊持续了俩小时,吃完天也黑透,休息一下陈燕明就抱詹秋冉回去睡觉。

林姝和陆绍棠带着孩子们帮忙把行李拎过去。

他们让詹秋冉好好休息。

甜甜:“干妈你晚上早点睡啊,要不早上会被吵醒的,我娘好些天才调整过来呢。”

林姝:“……”这闺女你提醒干妈就提醒干妈,咋还拿娘当反面教材呢。

陈燕明送他们出去,林姝叮嘱道:“有事儿就喊我啊。”

盼盼:“干爸,你别送了,快回去照顾我干妈。”

出了院子,陆绍棠帮他们把院门搭上活动门栓。

军区大院儿的安全系数非常高,很多人家晚上从来不锁门,压根儿没贼敢来光顾。

陈燕明回到屋里,看到客厅饭桌上放着四把暖壶,试了试都满满的,应该是老陆送来的。

他兑了一杯温开水,看见桌上放着蜂蜜,知道是林姝送来的,就调了一杯蜂蜜水端给詹秋冉。

他坐在床边半搂着她,心疼地看着她,“冉冉,好点了吗?”

詹秋冉喝了几口蜂蜜水,感觉浑身都舒服,跟下火车的时候仿佛两个人。

她笑道:“好多了。我可能就是馋了。”

陈燕明又去给她打水,拿干净换洗衣服。

詹秋冉简单擦洗一下,换上干净内衣,陈燕明又端了一盆热水过来给她泡脚。

陈燕明:“甜甜给了我一张单子,都是孕妇的注意事项,这孩子人不大,懂得越来越多。”

詹秋冉一边泡脚,把纸拿过去看看。

陈燕明就蹲在地上帮她洗脚。

詹秋冉惊呼一声,脸红红的,“怎么还用你帮我洗脚?我自己洗就行。”

陈燕明却非要给她洗。

他自觉是个大老粗,从小爹不疼娘不爱也没人教他怎么照顾人,处了对象以后他怕做不好,就跟着陆绍棠和林姝学。

他笑道:“老陆就帮他媳妇儿洗脚,我能照他差么?那不能的,我们都必须跟队长看齐。”

他说得理直气壮。

明明三十多的男人却依然一身孩子气。

对,就是孩子气。

詹秋冉总觉得他们八号院儿的男人都有一种孩子气,哪怕老大不小的也比别人更单纯。

就是这样的男人把她捧在手心里,硬给她养出娇气了。

詹秋冉笑起呀,人家知道该笑话你们了。”

陈燕明模仿陆绍棠清冷的神情,语气也淡淡的混不在意,“老陆说,一律当他们嫉妒。”

詹秋冉再也忍不住了,笑倒在床上,之前因为孕反带来的那点脆弱也随之湮灭不见。

感觉浑身都是力量,明天就能继续上班。

作者有话要说

——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爱看闲书23瓶;草莓我是大橘子10瓶;喵喵、顾沉、delia8瓶;空白、renee、412228515瓶;emm、慎言、慕尤也、清风徐徐来、阡陌红尘、迟到的钟1瓶;

桃花露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希望你也喜欢

过了两天,林姝又邀请樊美丽、田素珍和姚菊英加上另外几个有时间的小年轻一起去爬山踏青。

叶序、魏玲和薛寒山几个也同去,温馆长都携夫人前往,一共三十几人。

三月的香山,新绿层叠破开冬日的苍郁,黛山染翠,早开的春花在风中摇曳,无限春光在眼前铺开让人留恋难舍。

大家都带了速写本,进山以后有写生的,有拍照的,还有觅一处清幽之所盘腿打坐的,亦有数人成群找个地方开始野炊。

大家玩得尽兴。

在轻松的相处中,林姝也了解了不少人的秉性与才能,有的放矢,特意结交那些领头人物和有独特才华的人物。

有影响力和大才的人物,都能以一当百。

她跟魏玲和薛寒山、叶序几个商量办杂志的事儿。

“现在市面的杂志种类太少,不能很好的满足广大读者朋友们的需求,大家合计一下是不是可以联合创办几个杂志。”

运动已经结束,桎梏随之被打破,人们进入一个新时代,思想也迫切需要转型,需要新的文化艺术内容来滋养。

如果还是那些老派说教的样板戏、□□教条式儿的文章,必然不能满足读者的阅读口味,会被读者淘汰。

他们需要开创更加贴近读者真实生活、真实情感的刊物,不是单纯地宏观叙事,一味的高大全。

同时在贴近生活的基础上还要进行潜移默化地引导。

每一个时代读者能看到的都是上面让看到的,即便网络发达的时代也不例外,即便嘴上喊自由民主的资本主义国家更不例外。

这就意味着出版人肩负着非常重大的责任,展示什么,引导什么,如何用文字沟通社会,如何用文艺作品给社会各阶层构架一座座桥梁。

不能彻底放开,更不能过于钳制,这中间有一个度需要来把握。

这就是官方宣传口的责任,需要工作人员深入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不能脱离群众高高在上,不知道民生疾苦不懂的百姓需求,住着恒温房子嗤笑农民太抠门舍不得开空调导致高温热射病死亡。

人总是屁股决定观点的。

身处什么利益群体就维护什么,反对损害这个群体利益的人和事儿。

林姝时刻提醒自己,她是一个穿越者,她应该尊重史实,立足生活,而不是单纯靠先知的优势敛财。

财富够用就好,再多也只是数字,并不会正面增加她的幸福感和荣誉感。

她对当什么首富、巨富并没有兴趣,她想尽可能地发挥自己穿越者的能力,先带领自己小家庭过衣食无忧的日子,完成这个目标以后力所能及的惠及亲朋、乡邻,若是再有余力便去做更大更有意义的事儿。

如今那些基本的心愿已经达成,她和家人衣食无忧,拥有受人尊重的社会地位和身份,那么她就应该回馈社会。

所谓享受高价值感,就该承担更大社会责任。

她想办的刊物不只是让作家们编造一些矫揉造作的故事。

讲故事的方式也应该多元,体现父亲爱儿子的方式不是只有卖血,体现母亲的爱不是只有煤油灯下缝补衣裳,有出息的孩子不能只有儿子也应该有女儿,夫妻之前的恩爱不应该通过孩子回忆父母骂骂咧咧逆来顺受来体现!

生活更不是除了贫穷就是伤痛,也应该有快乐。

不能把快乐当成原罪,更不应该把情感需求当成罪过。

现在的英雄也是空的。

好好的有血有肉的干部、英雄,硬是塑造成假大空的完人,他们没有个人情感,不知道疼不知道累,只有一个标签式儿的形象,导致读者们不爱看,即便学校单位宣传,大家也无法共情代入,只觉得假。

她希望给那些官方宣传做个注脚,让那些英雄人物丰满起来,把他们的喜怒哀乐还给他们。

她把自己的想法给几人详细说一下,魏玲几个很有感触,立刻响应,纷纷提出自己的建议和意见。

经过这一日的粗粗碰撞,他们有了初步的概念,想办三种风格的杂志。

一种扎根百姓,从普通百姓中选取故事,要诙谐幽默富含人生哲理,嬉笑怒骂反映烟火人生。

一种歌颂英雄鞭挞丑恶。那些牺牲的军人、那些兢兢业业的干部、那些突出贡献的普通人,给大家一个了解他们、敬仰他们的平台,同时暴露一些敌人丑恶的嘴脸,给大家发泄的途径,会让读者觉得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坏人终将暴露,正义自会降临,给大众信心,给坏人警示。

一种则是给读者幻想空间的,写一些风花雪月、幻想故事、民间传说等等。

要让不同读者都有寄托感情的空间。

甚至杂志末尾还可以进行一些有趣互动,比如鼓励读者写读后感、投稿,还可以给出一些知识问答,激励读者私下学习。

一开始只有林姝七八个人讨论,后来前来采风的三十几人都凑过来讨论。

大家踊跃起名,什么《咱老百姓》、《百姓故事》、《烟火人间》、《红尘万丈》、《荣辱》、《光荣与警钟》、《情感故事》、《关情》……

大家讨论得热烈,带来的水都喝光了。

林姝适时补充,“还要加一个给读者开眼界的,让大家即便不能出国,也能了解天下事儿,世界博览。”

现在国内还没有这样的刊物,如果他们能办起来那就是头一份儿。

在物以稀为贵的年代,大家都是先入为主的,谁先抢占市场,市场就偏心谁。

以后有不同的舆论,大家也更倾向于听自己最早接触的。

这个提议一出,大家沉默了一会儿。

不是不同意,他们也觉得这个提议很好,但是,他们没人了解国外。

他们祖辈、父辈,不少去过西方国家的,现在?

说实话,他们都没出去过,对那些强国知之甚少。

就算去过国外,也是亚洲周边,可其实他们都知道,他们更想要了解的是那些强国,会对自己国家造成压迫的西方列强。

林姝给他们打气道:“会有机会的,现在外交环境不是开始松动么?”

乒乓球外交以后,华国和米国的关系已经破冰,来年应该会正式建交的。

从此华国就会进入一个经济和文化高速发展的时代。

如果老百姓的精神发展跟不上科技、经济和文化的发展,到时候必然会出现很大的阵痛,让人痛苦和迷茫。

尤其年轻热血的大学生们,最容易冲动,最容易被人利用挑动出事儿。

这对国家和百姓来说都不是好事儿。

最好的办法就是防患于未然,扼杀敌人于萌芽中。

只不过现在国人看不到这个深层次的问题,也只有经历过再回头复盘的时候才能意识到这种关键的意识形态的问题。

众人的积极性瞬间被林姝调动起来,一个个热血沸腾的,大有父辈们要开辟新天地的干劲儿。

斜阳晚照,温馆长招呼大家下山,众人还意犹未尽。

叶序走在林姝左侧,轻声道:“咱们先自己商量个章程出来,到时候我约上机关的几位朋友咱们再细聊一下?”

林姝高兴道:“好呀。”

走了一会儿,叶序:“那幅画……”他想跟林姝说自己不想卖,能不能让她劝劝陆绍棠不要强人所难。

只是又有点难以启齿。

原本这事儿是他占理,如果画的是别人,对方丈夫来要他是断然不会理会的。

众所周知,画家创作会请很多模特,有的付钱,有的是朋友帮忙。

协会内都默认朋友互相帮衬。

当日他们美协不少人,大家都是互相画的,其他人也有画林姝的。

可他又心虚,因为他的确在那一刻是动心的,是……爱慕她的。

这一点只怕陆绍棠看出来了,所以他才会开口。

叶序有一种被人夺去所爱的感觉,难以割舍。

他有些后悔当初把画作展出,当时他是什么心思?

他明明最初不想展览的,后来为什么又拿出来。

他扪心自问,是不是想试探什么?

林姝只有对他和画作的赞扬,夸他是优秀的作家,再过几年肯定会名扬国内外,还戏言现在要多买他的作品,以后可以跟着赚大钱。

除此之外,并无波澜。

他该早点撤掉的,不应该等陆绍棠来。

林姝觉察到叶序欲言又止的意思,问道:“怎么了?”

叶序刚要说,就见前面半山腰处站着一道身影,他穿着橄榄绿的军装,一改往日挺拔的站姿,此刻斜靠在一块大石上,姿态懒散随意,素日冷峻的脸在山花绿树间竟然显出几分温柔。

叶序把话咽下去,笑了笑,“没什么。”

林姝之前就看到陆绍棠了,但是叶序要跟她说话她就按捺着过去找他的雀跃心思。

这会儿大家都看到他,纷纷跟他打招呼,“陆局,怎么才来呀。”

陆绍棠淡然浅笑,跟众人颔首招呼,“实在是忙,抽不出一整天来踏青赏花。”

他很自然又随意地握住林姝的手,浑然不在意其他人的目光。

林姝笑道:“不是说不来吗,怎么又来了?”

陆绍棠垂眸看她,温声道:“来接你回家。”

林姝就抿唇笑。

田素珍和姚菊芳几个就嗤嗤笑,她们年纪大,不怕陆绍棠,纷纷打趣他。

“绍棠,这是怕人把媳妇儿拐走还是怎么的?”

叶序抬眼看向陆绍棠,就见他微微偏头,视线似是在看林姝,又似乎往后瞥了一眼。

他五官立体深邃,鼻梁高挺,这个角度看过去那是毫无瑕疵的俊美。

足以让其他男人自惭形秽。

叶序收回视线。

薛寒山就扭头看叶序。

魏玲很不客气地踹了薛寒山一脚,这人有毛病的。

叶序下意识地放慢脚步,渐渐落在后面,林姝清脆的笑声从下面传来。

他举目望去,今日阳光正好,她开心的笑容比山花更烂漫,灼灼其华晃人眼,再没有那年秋色中的一丝伤感。

她爱的人在身边。

叶序无声喟叹。

今日踏青,他没有动笔,他知道只有那年那个时刻,他看见,读懂她,画出来。

此后,再也不能够。

哪怕笔触一模一样,相貌一模一样,那都不是了。

他站在高处看着他们,斜阳普照,俊男美女,春光烂漫,仿佛慢慢展开一幅盛世画卷。

他却感觉一种独属于自己的悲伤在蔓延。

从香山归来后,叶序闭门不出,他不眠不休地开始作画,精神亢奋思绪翻飞。

一周后,作品成图,速度前所未有的快。

过不出安慰还是什么样的话,只点点头,“好画。”

在画画方面,薛寒山承认叶序是天才,是远超于他的优秀,他自愧不如,

眼前这幅画让薛寒山看懂叶序的心境。

斜阳泼洒的香山,新绿和春花都渡上一层金红,陆绍棠和林姝走在山间石阶上,两人四目相对,她笑容甜蜜,他清冷中透着独属于她的温柔。

傍晚时分,阳光切割山林,营造出阴阳割昏晓的神秘景象。

画作的后半卷,光线昏暗,叶序站在那里。

身在高处,心入尘埃。

一半明媚一半晦暗。

光影交错,是他无知无觉,不受控制交付的一场暗恋。

这心事她不懂,她丈夫却看穿了他。

此时此刻,他愿意埋葬所有心事,从此放下。

大家还是朋友。

薛寒山看得默然无语,若只有俊男美女,这就是一副普通的画作,可是加上这光影交错的后半段,那个伤心失意的男人,这就是一副经典之作。

叶序沉默片刻,拿起裁纸刀,对薛寒山道:“这是送给陆绍棠的。”

他要带她回家。

自己就成全他们。

薛寒山愕然:“送给陆绍棠?”

这样送?

这样送给陆绍棠会被灭口吧?

他真怕叶序作死,就见叶序手起刀落,冲着光亮与阴暗的交接处嗤啦划下去。

画作一分两半。

薛寒山轻舒一口气。

叶序让薛寒山帮忙装裱,再找一个颜色搭配的画框装上,连同那副《海》一起送给陆绍棠。

薛寒山:“这幅叫什么?《回家》?”

叶序:“《花》”

他能看见他们心里的花在怒放。

第二日叶序沐浴刮脸,换上整洁的衣服,然后给陆绍棠打电话约他下午在美术馆见。

陆绍棠如约而至。

叶序正在欣赏墙上的两幅画,一副《海》一副《花》。

这两幅画放在一起,寓意深远,是一个圆满的故事。

陆绍棠看到新的画作,瞳孔微缩,他很敏锐地注意到画作是被割裂过的,虽然没有留下裂痕,但是右侧画面上下两个角的光线是不对的,上面缺了一块亮,下面缺了一块暗。

不过他没问。

叶序朝他笑道:“陆局,两幅画都送给你了。”

既然必须归还,不如做得更漂亮些。

毕竟他不想跟陆绍棠为敌,更不想和林姝没的朋友做。

陆绍棠没有拒绝,“谢谢,还是那句话,价格你开。”

叶序摇头,“你们的感情是无价的,作为朋友我真诚祝福,这是礼物。”

陆绍棠也没矫情,“既然是朋友,以后有事开口。”

叶序面色动容,放下自己的小心思他发现陆绍棠是一个光明磊落的男人。

他默默感谢对方的大度。

等林姝从军区宣传办公室回家,就看到陆绍棠正在挂两幅画。

这两幅画不小,挂在卧室不合适,陆绍棠给挂在客厅西边墙上,那边开阔。

她看着这两幅画,惊讶道:“你买回来的?这幅新的是叶序新画的?”

哎呀陆绍棠真不会做生意,你买这两幅干啥?等叶序名声鹊起,你难不成还能卖掉自己换钱?

不如买点其他的呢,以后卖起来没负担。

陆绍棠挂好了,从凳子上下来,站在林姝旁边欣赏了一下,嗯,很好。

他轻声道:“叶序没要钱,算我欠他一个人情。”

等他们百年后再把画捐给美术馆。

林姝抱着胳膊,摸了摸下巴,“嗯……”

陆绍棠听她声音有点深沉,心下一紧,“怎么?”

林姝:“我觉得你是个妖精。”

陆绍棠:……怎么得出来的结论?

林姝指着画道:“你看呀,女的自己上山,举着一片带心的叶子,召唤出一个男妖精,然后两人就欢欢喜喜把家还。哈哈哈哈哈哈……”

陆绍棠微微发紧的心松懈下来,手臂一伸就把她给捞起来。

林姝惊呼,“陆绍棠,大白天你老实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不想错过《年代文俏媳妇躺赢了》更新?安装新天禧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终生免费,永无广告!

放弃 立即下载
书页 目录
新书推荐:时空穿越,位面太多现在有点忙 御兽:最终神座 风起斟鄩 我的祖传菜刀 躺平勾栏听曲,系统急了 和超算一起穿越 王者荣耀之神明纪元 魔头修仙:我有炉鼎三千 王海和他的女人 空姐背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