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八零大美人她不挣扎了 > 第 114 章 第一更

第 114 章 第一更(1/2)

目录
下载

请安装我们的看书APP

全网书籍最多,永久免费无广告!

罗伟志跟妻子蒋红丽吵了一架,历史重演,角色颠倒,过去他嫌弃蒋红丽说他跟女职员不清不楚,现在变成罗志伟指责蒋红丽跟男职员举止暧昧。()?()

罗伟志质问道:“你要给我戴一顶绿帽子?”()?()

蒋红丽不屑道:“戴了又怎么?公平起见,在你给我戴绿帽子之前,我先给你戴一顶。”

?想看松鼠醉鱼的《八零大美人她不挣扎了》吗?请记住[]的域名[(.)]???+?+??

()?()

“咱们谁也别说谁,以后各玩各的。”()?()

“罗伟志,我现在将心比心,可算是明白了你的快活,以后我也要这么快活,不离婚,咱们各玩各的,要离婚也好,咱们各自走各自的阳光道。”

“孩子跟我,我给他换个新爸爸。”

蒋红丽越想过去的事情,越觉得恶心不已,以前是她揣着明白装糊涂,知道罗伟志一心想跟其他女人撩骚,被她抓得严,也没有漏网之鱼,她更为此沾沾自喜——然而真的没有吗?

人生这么美好,她要守着这么一个要出轨撩骚的光头男人度过下半辈子?变成一天整天疑神疑鬼的癫婆?

“蒋红丽,你疯了!”罗伟志心跳加速,他全身上下仿佛泡在水里,来自四面八方令人窒息的水流将他毫不留情淹没。

他简直不敢相信,说出这样话的竟然会是平常最在意他的妻子。

他的语调慌乱无比,藏着他自己都未能察觉到的害怕。

过去的罗伟志恨不得跟蒋红丽离婚,可现在蒋红丽主动跟他闹离婚,凭空生出的恐惧如钝刀子一般割在他的身上。

离婚了,他的家“破碎”了。

*

罗伟志找到了傅魏,他的语调慌乱:“让你媳妇儿劝劝我老婆,我老婆她中邪了。”

“她她她她……她要跟我闹离婚。”

傅魏很奇怪的看着他:“这不是更好?离婚了,再也没有老婆查你岗,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你不懂,你不懂……你老婆跟你离婚,你急不急?”罗伟志的五官着急到扭曲。

傅魏懒懒道:“我媳妇儿不会跟我离婚。”

林雪霞见到罗伟志这个表现,她只觉得好笑无比,却并不怜悯,也不觉得愧疚,罗伟志本身就不是个好东西。

重生前,罗伟志主动跟蒋红丽闹了几次离婚,要不是每次离了老婆生意都变黄,他不会真心认命跟蒋红丽在一起。

现在蒋红丽主动跟他闹离婚,他倒是后悔了,着急了,真可笑。

“老罗,你老婆要跟你闹离婚?这是好事啊!你要脱离苦海了!”

“还有这种大好事?离了之后,别忘了请哥们吃个饭。”

……

他把妻子要离婚的事告诉周围任何人,得到的都是恭喜,没有一个人劝他挽回,就连自己的孩子,也不例外。

“爸,你早就在外面有人了吧。”

“离了就离了,迟早的事,也免得我妈那么累,天天去抓。”

父母是什么状态,孩子比谁都清楚,妈妈天天查得那么严,夫妻俩总是为此吵架,孩子也战战兢兢的,觉得哪一天,父亲养小三的事东窗事发,整个家支离破碎。

现在意料之中的事情出现,亲妈主动要离婚了,反倒是让一家人脱离了苦海,至少现在小三儿还没个影,他爸还没有私生子。

罗伟志神情恍惚,蒋红丽那边,还能当是赌气,而孩子口中的话,是狠狠插中他心脏最深的一刀。

原来他在孩子心目中的形象竟然是这样的?一个想撩骚捏花惹草的男人……原来所有人都觉得他会弄出什么私生子。

原来在他们的眼里,自己竟然“不是人”。

回到家里,再也没有丝毫烟火气,妻子不再关心他的莺莺燕燕,孩子也不再围在他的身边,罗伟志苦不堪言,他在心头呐喊,他绝不想做那样的“人渣”。

真正的人渣是覃飞鹰啊!

罗伟志不想失去他的家,他不想失去自己的老婆和孩子,临到这时候,他才知道,妻子和其他的女人是不一样的。

别的女人一大堆,老婆就这么一个,蒋红丽是曾经最在意他的女人,现在老婆不要他了,天,杀了他吧!

“我不离,我不离婚!”

*

“人怎么能这么贱呢?”跟林雪霞说起这件事的时候,蒋红丽还觉得十分惊奇。

以前她天天担心丈夫找小三跟自己离婚,现在她做好了离婚的准备,丈夫又死赖着不离婚了。

这难道不是他想要的吗?

林雪霞笑道:“人在失去了才知道珍惜。”

“上赶着他嫌弃。”

蒋红丽面色为难道:“雪霞,你说我以后怎么办?不离婚,不闹了,还是跟以前一样?我怕他又变回原样。”

林雪霞:“该怎么处就怎么处,你心态放平,接受一切可能。”

蒋红丽叹了一口气。

“不要委屈自己,尽一切可能让自己过得快乐。”

蒋红丽:“?”

“让你丈夫再追求你一遍。”

蒋红丽瞪大了眼睛:“妙啊!”

蒋红丽美滋滋去让丈夫追求自己,罗伟志一开始苦哈哈的,后来倒也抓到了些许乐处。

尤其是当蒋红丽别别扭扭送他一条皮带,说:“我上班工资给你买的。”

罗伟志抱着皮带,心里乐得开花,恨不得跟遇见的每个人秀他老婆赚钱送了他一条皮带,这不只是皮带,这是他老婆的“爱”!

等到下一次覃飞鹰再找他秀自己睡了多少个女人,罗伟志则压抑不住红润的气色,显摆:“你看,这条皮带是我老婆买给我的。”

“老覃啊,你睡那么多女人,有几个是对你动了真感情的?你要是没钱,人家看屁都不看你一眼。”

“我老婆不一样,我老婆她真心爱我,在意我,这种一家子的甜蜜,你永远不懂。”

“你老婆管都不管你,怕是根本就不在意你,你要这种老婆有什么用?你要是死在外面,她估计要笑出声……”

罗伟志以前觉得覃飞鹰日子过得爽,现在想,过得有个屁爽,情人一大堆,没一个真心的,家也不是家,没一个在意他的。

睡了那么多女人,年纪轻轻就要“吃药”了,啧啧啧。

罗伟志红光满脸,事业成功,家庭和谐,这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才是最大的满足。

覃飞鹰见罗伟志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心酸得无以复加,罗伟志说得是调侃,句句都插进他心窝子,妻子冷漠,夫妻俩“相敬如宾”,情人一大堆,没一个真心在意他的。

露水情缘再多,都顶不过人家妻子的一颗真心,知冷知暖的关切。

他吃药强撑着维持自己“风流浪子”的风光形象,就是为了在男人面前的虚荣炫耀。

现在这点炫耀都炫不出去了。

*

“现在的老板真是有钱又痴情。”

“楼上的傅老板非常爱老婆,送花送首饰,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追小情人,实际上人家结婚一两年了,孩子都有了,还是这么如胶似漆。”

“男人跟男人在一起会受影响,罗老板都开始疼老婆了,他老婆以前天天查岗,两人猫抓老鼠似的,让我们看了多少笑话,现在你们看看,人家也天天老婆长老婆短。”

“什么时候咱们才能找到这样的好男人。”

杂志编辑部的人都在聊楼上的两对夫妻,说起林雪霞,言语里都是羡慕,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罗优嘉浑身不得劲,觉得这些人句句话都在“刺”她。

她勾搭主编,人家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她上不了位,只是个养在单位的小情人;罗优嘉转换目标,想去勾搭傅魏,却又被人视作空气,狠狠得落了面子。

“什么专情爱老婆,还不是胆子小,没本事,有钱了也改不了那一身的穷病。”

在罗优嘉看来,有钱的男人找情人是天经地义,如果他不找,那肯定是有把柄在老婆手上,真有本事的男人,哪个不是三妻四妾?

她恶意地揣测傅魏长得高大,实际上是个吃软饭靠老婆的,他能混到现在,都是靠了老婆娘家的扶持。

主编听见她这话,露出了高深莫测的神情:“你可别胡说八道,人家傅老板就不是你能高攀的,人家出身好,家教严,你知道他爹妈是谁?他外公舅舅是谁吗?”

罗优嘉心头一抖,那傅魏难不成还有什么好身世?他不就是一个退伍兵,现在发了点小财当老板吗?顶多长得好看些。

主编把自己知道的情况说出来,罗优嘉瞪大了眼睛,原本以为他就是个普普通通的有钱老板,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家庭。

她不肯相信!

“他跟他老婆大抵是门当户对,你去攀都攀不上人家的腿。”主编跟罗优嘉有暧昧情人关系,只不过办公室恋情久了,主编乏了,罗优嘉之前找到他妻子那边去挑衅,精准踩中主编的雷区,便想断了跟罗优嘉的关系。

得知罗优嘉试图去勾引有钱的老板,主编也没什么不满,罗优嘉另寻老板,两人过去纯当一场风月戏,不折腾闹大是最好的情况。

好歹情人一场,主编提醒罗优嘉傅魏的家庭,他的门路广一点,知道一些情况,此时告知罗优嘉,是提醒,也是嘲笑:还想攀那样的人家,别做梦了。

“他、他竟然有那样的家庭?”罗优嘉愣住了,身体里那一颗心扑腾扑腾地燃烧起来,家庭条件好,事业有成,还对妻子那般好,若她是她的女人,那该多好。

随之而的,他们门当户对,就是一场家庭联姻?没什么感情喽?

所谓的感情,对老婆好,不会都是装的吧?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4-02-0723:49:20~2024-02-0917:59:1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苡鹿30瓶;琪琪爱喝奶茶20瓶;寒蝉、温酒、08061110瓶;puppy、萌萌的小房子3瓶;啊啊啊关、吃鱼不卡刺、3587(★^o^★)2瓶;一颗小李子、图、十九、68834394、萧凝忆、看书的宝宝、小懒猫、随心所欲、风清花落定、肉肉、千手修罗唐小三、水晶娘娘、freckle777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松鼠醉鱼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

希望你也喜欢

罗伟志跟妻子蒋红丽吵了一架,历史重演()?(),

角色颠倒()?(),

过去他嫌弃蒋红丽说他跟女职员不清不楚,现在变成罗志伟指责蒋红丽跟男职员举止暧昧。

罗伟志质问道:“你要给我戴一顶绿帽子?”

蒋红丽不屑道:“戴了又怎么?公平起见()?(),

在你给我戴绿帽子之前,我先给你戴一顶。”

“咱们谁也别说谁,以后各玩各的。”

“罗伟志№()№[(.)]?№&?&?№()?(),

我现在将心比心,可算是明白了你的快活,以后我也要这么快活,不离婚,咱们各玩各的,要离婚也好,咱们各自走各自的阳光道。”

“孩子跟我,我给他换个新爸爸。”

蒋红丽越想过去的事情,越觉得恶心不已,以前是她揣着明白装糊涂,知道罗伟志一心想跟其他女人撩骚,被她抓得严,也没有漏网之鱼,她更为此沾沾自喜——然而真的没有吗?

人生这么美好,她要守着这么一个要出轨撩骚的光头男人度过下半辈子?变成一天整天疑神疑鬼的癫婆?

“蒋红丽,你疯了!”罗伟志心跳加速,他全身上下仿佛泡在水里,来自四面八方令人窒息的水流将他毫不留情淹没。

他简直不敢相信,说出这样话的竟然会是平常最在意他的妻子。

他的语调慌乱无比,藏着他自己都未能察觉到的害怕。

过去的罗伟志恨不得跟蒋红丽离婚,可现在蒋红丽主动跟他闹离婚,凭空生出的恐惧如钝刀子一般割在他的身上。

离婚了,他的家“破碎”了。

*

罗伟志找到了傅魏,他的语调慌乱:“让你媳妇儿劝劝我老婆,我老婆她中邪了。”

“她她她她……她要跟我闹离婚。”

傅魏很奇怪的看着他:“这不是更好?离婚了,再也没有老婆查你岗,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你不懂,你不懂……你老婆跟你离婚,你急不急?”罗伟志的五官着急到扭曲。

傅魏懒懒道:“我媳妇儿不会跟我离婚。”

林雪霞见到罗伟志这个表现,她只觉得好笑无比,却并不怜悯,也不觉得愧疚,罗伟志本身就不是个好东西。

重生前,罗伟志主动跟蒋红丽闹了几次离婚,要不是每次离了老婆生意都变黄,他不会真心认命跟蒋红丽在一起。

现在蒋红丽主动跟他闹离婚,他倒是后悔了,着急了,真可笑。

“老罗,你老婆要跟你闹离婚?这是好事啊!你要脱离苦海了!”

“还有这种大好事?离了之后,别忘了请哥们吃个饭。”

……

他把妻子要离婚的事告诉周围任何人,得到的都是恭喜,没有一个人劝他挽回,就连自己的孩子,也不例外。

“爸,你早就在外面有人了吧。”

“离了就离了,迟早的事,也免得我妈那么累,天天去抓。”

父母是什么状态,孩子比谁都清楚,妈妈天天查得那么严,夫妻俩总是为此吵架,孩子也战战兢兢的,觉得哪一天,父亲养小三的事东窗事发,整个家支离破碎。

现在意料之中的事情出现,亲妈主动要离婚了,反倒是让一家人脱离了苦海,至少现在小三儿还没个影,他爸还没有私生子。

罗伟志神情恍惚,蒋红丽那边,还能当是赌气,而孩子口中的话,是狠狠插中他心脏最深的一刀。

原来他在孩子心目中的形象竟然是这样的?一个想撩骚捏花惹草的男人……原来所有人都觉得他会弄出什么私生子。

原来在他们的眼里,自己竟然“不是人”。

回到家里,再也没有丝毫烟火气,妻子不再关心他的莺莺燕燕,孩子也不再围在他的身边,罗伟志苦不堪言,他在心头呐喊,他绝不想做那样的“人渣”。

真正的人渣是覃飞鹰啊!

罗伟志不想失去他的家,他不想失去自己的老婆和孩子,临到这时候,他才知道,妻子和其他的女人是不一样的。

别的女人一大堆,老婆就这么一个,蒋红丽是曾经最在意他的女人,现在老婆不要他了,天,杀了他吧!

“我不离,我不离婚!”

*

“人怎么能这么贱呢?”跟林雪霞说起这件事的时候,蒋红丽还觉得十分惊奇。

以前她天天担心丈夫找小三跟自己离婚,现在她做好了离婚的准备,丈夫又死赖着不离婚了。

这难道不是他想要的吗?

林雪霞笑道:“人在失去了才知道珍惜。”

“上赶着他嫌弃。”

蒋红丽面色为难道:“雪霞,你说我以后怎么办?不离婚,不闹了,还是跟以前一样?我怕他又变回原样。”

林雪霞:“该怎么处就怎么处,你心态放平,接受一切可能。”

蒋红丽叹了一口气。

“不要委屈自己,尽一切可能让自己过得快乐。”

蒋红丽:“?”

“让你丈夫再追求你一遍。”

蒋红丽瞪大了眼睛:“妙啊!”

蒋红丽美滋滋去让丈夫追求自己,罗伟志一开始苦哈哈的,后来倒也抓到了些许乐处。

尤其是当蒋红丽别别扭扭送他一条皮带,说:“我上班工资给你买的。”

罗伟志抱着皮带,心里乐得开花,恨不得跟遇见的每个人秀他老婆赚钱送了他一条皮带,这不只是皮带,这是他老婆的“爱”!

等到下一次覃飞鹰再找他秀自己睡了多少个女人,罗伟志则压抑不住红润的气色,显摆:“你看,这条皮带是我老婆买给我的。”

“老覃啊,你睡那么多女人,有几个是对你动了真感情的?你要是没钱,人家看屁都不看你一眼。”

“我老婆不一样,我老婆她真心爱我,在意我,这种一家子的甜蜜,你永远不懂。”

“你老婆管都不管你,怕是根本就不在意你,你要这种老婆有什么用?你要是死在外面,她估计要笑出声……”

罗伟志以前觉得覃飞鹰日子过得爽,现在想,过得有个屁爽,情人一大堆,没一个真心的,家也不是家,没一个在意他的。

睡了那么多女人,年纪轻轻就要“吃药”了,啧啧啧。

罗伟志红光满脸,事业成功,家庭和谐,这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才是最大的满足。

覃飞鹰见罗伟志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心酸得无以复加,罗伟志说得是调侃,句句都插进他心窝子,妻子冷漠,夫妻俩“相敬如宾”,情人一大堆,没一个真心在意他的。

露水情缘再多,都顶不过人家妻子的一颗真心,知冷知暖的关切。

他吃药强撑着维持自己“风流浪子”的风光形象,就是为了在男人面前的虚荣炫耀。

现在这点炫耀都炫不出去了。

*

“现在的老板真是有钱又痴情。”

“楼上的傅老板非常爱老婆,送花送首饰,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追小情人,实际上人家结婚一两年了,孩子都有了,还是这么如胶似漆。”

“男人跟男人在一起会受影响,罗老板都开始疼老婆了,他老婆以前天天查岗,两人猫抓老鼠似的,让我们看了多少笑话,现在你们看看,人家也天天老婆长老婆短。”

“什么时候咱们才能找到这样的好男人。”

杂志编辑部的人都在聊楼上的两对夫妻,说起林雪霞,言语里都是羡慕,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罗优嘉浑身不得劲,觉得这些人句句话都在“刺”她。

她勾搭主编,人家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她上不了位,只是个养在单位的小情人;罗优嘉转换目标,想去勾搭傅魏,却又被人视作空气,狠狠得落了面子。

“什么专情爱老婆,还不是胆子小,没本事,有钱了也改不了那一身的穷病。”

在罗优嘉看来,有钱的男人找情人是天经地义,如果他不找,那肯定是有把柄在老婆手上,真有本事的男人,哪个不是三妻四妾?

她恶意地揣测傅魏长得高大,实际上是个吃软饭靠老婆的,他能混到现在,都是靠了老婆娘家的扶持。

主编听见她这话,露出了高深莫测的神情:“你可别胡说八道,人家傅老板就不是你能高攀的,人家出身好,家教严,你知道他爹妈是谁?他外公舅舅是谁吗?”

罗优嘉心头一抖,那傅魏难不成还有什么好身世?他不就是一个退伍兵,现在发了点小财当老板吗?顶多长得好看些。

主编把自己知道的情况说出来,罗优嘉瞪大了眼睛,原本以为他就是个普普通通的有钱老板,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家庭。

她不肯相信!

“他跟他老婆大抵是门当户对,你去攀都攀不上人家的腿。”主编跟罗优嘉有暧昧情人关系,只不过办公室恋情久了,主编乏了,罗优嘉之前找到他妻子那边去挑衅,精准踩中主编的雷区,便想断了跟罗优嘉的关系。

得知罗优嘉试图去勾引有钱的老板,主编也没什么不满,罗优嘉另寻老板,两人过去纯当一场风月戏,不折腾闹大是最好的情况。

好歹情人一场,主编提醒罗优嘉傅魏的家庭,他的门路广一点,知道一些情况,此时告知罗优嘉,是提醒,也是嘲笑:还想攀那样的人家,别做梦了。

“他、他竟然有那样的家庭?”罗优嘉愣住了,身体里那一颗心扑腾扑腾地燃烧起来,家庭条件好,事业有成,还对妻子那般好,若她是她的女人,那该多好。

随之而的,他们门当户对,就是一场家庭联姻?没什么感情喽?

所谓的感情,对老婆好,不会都是装的吧?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4-02-0723:49:20~2024-02-0917:59:1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苡鹿30瓶;琪琪爱喝奶茶20瓶;寒蝉、温酒、08061110瓶;puppy、萌萌的小房子3瓶;啊啊啊关、吃鱼不卡刺、3587(★^o^★)2瓶;一颗小李子、图、十九、68834394、萧凝忆、看书的宝宝、小懒猫、随心所欲、风清花落定、肉肉、千手修罗唐小三、水晶娘娘、freckle777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松鼠醉鱼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

希望你也喜欢

罗伟志跟妻子蒋红丽吵了一架,历史重演,角色颠倒,过去他嫌弃蒋红丽说他跟女职员不清不楚,现在变成罗志伟指责蒋红丽跟男职员举止暧昧。

罗伟志质问道:“你要给我戴一顶绿帽子?”

蒋红丽不屑道:“戴了又怎么?公平起见,在你给我戴绿帽子之前,我先给你戴一顶。”

“咱们谁也别说谁,以后各玩各的。”

“罗伟志,我现在将心比心,可算是明白了你的快活,以后我也要这么快活,不离婚,咱们各玩各的,要离婚也好,咱们各自走各自的阳光道。”

“孩子跟我,我给他换个新爸爸。”

蒋红丽越想过去的事情,越觉得恶心不已,以前是她揣着明白装糊涂,知道罗伟志一心想跟其他女人撩骚,被她抓得严,也没有漏网之鱼,她更为此沾沾自喜——然而真的没有吗?

人生这么美好,她要守着这么一个要出轨撩骚的光头男人度过下半辈子?变成一天整天疑神疑鬼的癫婆?

“蒋红丽,你疯了!”罗伟志心跳加速,他全身上下仿佛泡在水里,来自四面八方令人窒息的水流将他毫不留情淹没。

他简直不敢相信,说出这样话的竟然会是平常最在意他的妻子。

他的语调慌乱无比,藏着他自己都未能察觉到的害怕。

过去的罗伟志恨不得跟蒋红丽离婚,可现在蒋红丽主动跟他闹离婚,凭空生出的恐惧如钝刀子一般割在他的身上。

离婚了,他的家“破碎”了。

*

罗伟志找到了傅魏,他的语调慌乱:“让你媳妇儿劝劝我老婆,我老婆她中邪了。”

“她她她她……她要跟我闹离婚。”

傅魏很奇怪的看着他:“这不是更好?离婚了,再也没有老婆查你岗,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你不懂,你不懂……你老婆跟你离婚,你急不急?”罗伟志的五官着急到扭曲。

傅魏懒懒道:“我媳妇儿不会跟我离婚。”

林雪霞见到罗伟志这个表现,她只觉得好笑无比,却并不怜悯,也不觉得愧疚,罗伟志本身就不是个好东西。

重生前,罗伟志主动跟蒋红丽闹了几次离婚,要不是每次离了老婆生意都变黄,他不会真心认命跟蒋红丽在一起。

现在蒋红丽主动跟他闹离婚,他倒是后悔了,着急了,真可笑。

“老罗,你老婆要跟你闹离婚?这是好事啊!你要脱离苦海了!”

“还有这种大好事?离了之后,别忘了请哥们吃个饭。”

……

他把妻子要离婚的事告诉周围任何人,得到的都是恭喜,没有一个人劝他挽回,就连自己的孩子,也不例外。

“爸,你早就在外面有人了吧。”

“离了就离了,迟早的事,也免得我妈那么累,天天去抓。”

父母是什么状态,孩子比谁都清楚,妈妈天天查得那么严,夫妻俩总是为此吵架,孩子也战战兢兢的,觉得哪一天,父亲养小三的事东窗事发,整个家支离破碎。

现在意料之中的事情出现,亲妈主动要离婚了,反倒是让一家人脱离了苦海,至少现在小三儿还没个影,他爸还没有私生子。

罗伟志神情恍惚,蒋红丽那边,还能当是赌气,而孩子口中的话,是狠狠插中他心脏最深的一刀。

原来他在孩子心目中的形象竟然是这样的?一个想撩骚捏花惹草的男人……原来所有人都觉得他会弄出什么私生子。

原来在他们的眼里,自己竟然“不是人”。

回到家里,再也没有丝毫烟火气,妻子不再关心他的莺莺燕燕,孩子也不再围在他的身边,罗伟志苦不堪言,他在心头呐喊,他绝不想做那样的“人渣”。

真正的人渣是覃飞鹰啊!

罗伟志不想失去他的家,他不想失去自己的老婆和孩子,临到这时候,他才知道,妻子和其他的女人是不一样的。

别的女人一大堆,老婆就这么一个,蒋红丽是曾经最在意他的女人,现在老婆不要他了,天,杀了他吧!

“我不离,我不离婚!”

*

“人怎么能这么贱呢?”跟林雪霞说起这件事的时候,蒋红丽还觉得十分惊奇。

以前她天天担心丈夫找小三跟自己离婚,现在她做好了离婚的准备,丈夫又死赖着不离婚了。

这难道不是他想要的吗?

林雪霞笑道:“人在失去了才知道珍惜。”

“上赶着他嫌弃。”

蒋红丽面色为难道:“雪霞,你说我以后怎么办?不离婚,不闹了,还是跟以前一样?我怕他又变回原样。”

林雪霞:“该怎么处就怎么处,你心态放平,接受一切可能。”

蒋红丽叹了一口气。

“不要委屈自己,尽一切可能让自己过得快乐。”

蒋红丽:“?”

“让你丈夫再追求你一遍。”

蒋红丽瞪大了眼睛:“妙啊!”

蒋红丽美滋滋去让丈夫追求自己,罗伟志一开始苦哈哈的,后来倒也抓到了些许乐处。

尤其是当蒋红丽别别扭扭送他一条皮带,说:“我上班工资给你买的。”

罗伟志抱着皮带,心里乐得开花,恨不得跟遇见的每个人秀他老婆赚钱送了他一条皮带,这不只是皮带,这是他老婆的“爱”!

等到下一次覃飞鹰再找他秀自己睡了多少个女人,罗伟志则压抑不住红润的气色,显摆:“你看,这条皮带是我老婆买给我的。”

“老覃啊,你睡那么多女人,有几个是对你动了真感情的?你要是没钱,人家看屁都不看你一眼。”

“我老婆不一样,我老婆她真心爱我,在意我,这种一家子的甜蜜,你永远不懂。”

“你老婆管都不管你,怕是根本就不在意你,你要这种老婆有什么用?你要是死在外面,她估计要笑出声……”

罗伟志以前觉得覃飞鹰日子过得爽,现在想,过得有个屁爽,情人一大堆,没一个真心的,家也不是家,没一个在意他的。

睡了那么多女人,年纪轻轻就要“吃药”了,啧啧啧。

罗伟志红光满脸,事业成功,家庭和谐,这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才是最大的满足。

覃飞鹰见罗伟志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心酸得无以复加,罗伟志说得是调侃,句句都插进他心窝子,妻子冷漠,夫妻俩“相敬如宾”,情人一大堆,没一个真心在意他的。

露水情缘再多,都顶不过人家妻子的一颗真心,知冷知暖的关切。

他吃药强撑着维持自己“风流浪子”的风光形象,就是为了在男人面前的虚荣炫耀。

现在这点炫耀都炫不出去了。

*

“现在的老板真是有钱又痴情。”

“楼上的傅老板非常爱老婆,送花送首饰,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追小情人,实际上人家结婚一两年了,孩子都有了,还是这么如胶似漆。”

“男人跟男人在一起会受影响,罗老板都开始疼老婆了,他老婆以前天天查岗,两人猫抓老鼠似的,让我们看了多少笑话,现在你们看看,人家也天天老婆长老婆短。”

“什么时候咱们才能找到这样的好男人。”

杂志编辑部的人都在聊楼上的两对夫妻,说起林雪霞,言语里都是羡慕,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罗优嘉浑身不得劲,觉得这些人句句话都在“刺”她。

她勾搭主编,人家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她上不了位,只是个养在单位的小情人;罗优嘉转换目标,想去勾搭傅魏,却又被人视作空气,狠狠得落了面子。

“什么专情爱老婆,还不是胆子小,没本事,有钱了也改不了那一身的穷病。”

在罗优嘉看来,有钱的男人找情人是天经地义,如果他不找,那肯定是有把柄在老婆手上,真有本事的男人,哪个不是三妻四妾?

她恶意地揣测傅魏长得高大,实际上是个吃软饭靠老婆的,他能混到现在,都是靠了老婆娘家的扶持。

主编听见她这话,露出了高深莫测的神情:“你可别胡说八道,人家傅老板就不是你能高攀的,人家出身好,家教严,你知道他爹妈是谁?他外公舅舅是谁吗?”

罗优嘉心头一抖,那傅魏难不成还有什么好身世?他不就是一个退伍兵,现在发了点小财当老板吗?顶多长得好看些。

主编把自己知道的情况说出来,罗优嘉瞪大了眼睛,原本以为他就是个普普通通的有钱老板,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家庭。

她不肯相信!

“他跟他老婆大抵是门当户对,你去攀都攀不上人家的腿。”主编跟罗优嘉有暧昧情人关系,只不过办公室恋情久了,主编乏了,罗优嘉之前找到他妻子那边去挑衅,精准踩中主编的雷区,便想断了跟罗优嘉的关系。

得知罗优嘉试图去勾引有钱的老板,主编也没什么不满,罗优嘉另寻老板,两人过去纯当一场风月戏,不折腾闹大是最好的情况。

好歹情人一场,主编提醒罗优嘉傅魏的家庭,他的门路广一点,知道一些情况,此时告知罗优嘉,是提醒,也是嘲笑:还想攀那样的人家,别做梦了。

“他、他竟然有那样的家庭?”罗优嘉愣住了,身体里那一颗心扑腾扑腾地燃烧起来,家庭条件好,事业有成,还对妻子那般好,若她是她的女人,那该多好。

随之而的,他们门当户对,就是一场家庭联姻?没什么感情喽?

所谓的感情,对老婆好,不会都是装的吧?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4-02-0723:49:20~2024-02-0917:59:1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苡鹿30瓶;琪琪爱喝奶茶20瓶;寒蝉、温酒、08061110瓶;puppy、萌萌的小房子3瓶;啊啊啊关、吃鱼不卡刺、3587(★^o^★)2瓶;一颗小李子、图、十九、68834394、萧凝忆、看书的宝宝、小懒猫、随心所欲、风清花落定、肉肉、千手修罗唐小三、水晶娘娘、freckle777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松鼠醉鱼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

希望你也喜欢

罗伟志跟妻子蒋红丽吵了一架,历史重演,角色颠倒,过去他嫌弃蒋红丽说他跟女职员不清不楚,现在变成罗志伟指责蒋红丽跟男职员举止暧昧。()?()

罗伟志质问道:“你要给我戴一顶绿帽子?”()?()

蒋红丽不屑道:“戴了又怎么?公平起见,在你给我戴绿帽子之前,我先给你戴一顶。”()?()

“咱们谁也别说谁,以后各玩各的。”

?松鼠醉鱼提醒您《八零大美人她不挣扎了》第一时间在[]更新,记住[(.)]???♂?♂??

()?()

“罗伟志,我现在将心比心,可算是明白了你的快活,以后我也要这么快活,不离婚,咱们各玩各的,要离婚也好,咱们各自走各自的阳光道。”

“孩子跟我,我给他换个新爸爸。”

蒋红丽越想过去的事情,越觉得恶心不已,以前是她揣着明白装糊涂,知道罗伟志一心想跟其他女人撩骚,被她抓得严,也没有漏网之鱼,她更为此沾沾自喜——然而真的没有吗?

人生这么美好,她要守着这么一个要出轨撩骚的光头男人度过下半辈子?变成一天整天疑神疑鬼的癫婆?

“蒋红丽,你疯了!”罗伟志心跳加速,他全身上下仿佛泡在水里,来自四面八方令人窒息的水流将他毫不留情淹没。

他简直不敢相信,说出这样话的竟然会是平常最在意他的妻子。

他的语调慌乱无比,藏着他自己都未能察觉到的害怕。

过去的罗伟志恨不得跟蒋红丽离婚,可现在蒋红丽主动跟他闹离婚,凭空生出的恐惧如钝刀子一般割在他的身上。

离婚了,他的家“破碎”了。

*

罗伟志找到了傅魏,他的语调慌乱:“让你媳妇儿劝劝我老婆,我老婆她中邪了。”

“她她她她……她要跟我闹离婚。”

傅魏很奇怪的看着他:“这不是更好?离婚了,再也没有老婆查你岗,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你不懂,你不懂……你老婆跟你离婚,你急不急?”罗伟志的五官着急到扭曲。

傅魏懒懒道:“我媳妇儿不会跟我离婚。”

林雪霞见到罗伟志这个表现,她只觉得好笑无比,却并不怜悯,也不觉得愧疚,罗伟志本身就不是个好东西。

重生前,罗伟志主动跟蒋红丽闹了几次离婚,要不是每次离了老婆生意都变黄,他不会真心认命跟蒋红丽在一起。

现在蒋红丽主动跟他闹离婚,他倒是后悔了,着急了,真可笑。

“老罗,你老婆要跟你闹离婚?这是好事啊!你要脱离苦海了!”

“还有这种大好事?离了之后,别忘了请哥们吃个饭。”

……

他把妻子要离婚的事告诉周围任何人,得到的都是恭喜,没有一个人劝他挽回,就连自己的孩子,也不例外。

“爸,你早就在外面有人了吧。”

“离了就离了,迟早的事,也免得我妈那么累,天天去抓。”

父母是什么状态,孩子比谁都清楚,妈妈天天查得那么严,夫妻俩总是为此吵架,孩子也战战兢兢的,觉得哪一天,父亲养小三的事东窗事发,整个家支离破碎。

现在意料之中的事情出现,亲妈主动要离婚了,反倒是让一家人脱离了苦海,至少现在小三儿还没个影,他爸还没有私生子。

罗伟志神情恍惚,蒋红丽那边,还能当是赌气,而孩子口中的话,是狠狠插中他心脏最深的一刀。

原来他在孩子心目中的形象竟然是这样的?一个想撩骚捏花惹草的男人……原来所有人都觉得他会弄出什么私生子。

原来在他们的眼里,自己竟然“不是人”。

回到家里,再也没有丝毫烟火气,妻子不再关心他的莺莺燕燕,孩子也不再围在他的身边,罗伟志苦不堪言,他在心头呐喊,他绝不想做那样的“人渣”。

真正的人渣是覃飞鹰啊!

罗伟志不想失去他的家,他不想失去自己的老婆和孩子,临到这时候,他才知道,妻子和其他的女人是不一样的。

别的女人一大堆,老婆就这么一个,蒋红丽是曾经最在意他的女人,现在老婆不要他了,天,杀了他吧!

“我不离,我不离婚!”

*

“人怎么能这么贱呢?”跟林雪霞说起这件事的时候,蒋红丽还觉得十分惊奇。

以前她天天担心丈夫找小三跟自己离婚,现在她做好了离婚的准备,丈夫又死赖着不离婚了。

这难道不是他想要的吗?

林雪霞笑道:“人在失去了才知道珍惜。”

“上赶着他嫌弃。”

蒋红丽面色为难道:“雪霞,你说我以后怎么办?不离婚,不闹了,还是跟以前一样?我怕他又变回原样。”

林雪霞:“该怎么处就怎么处,你心态放平,接受一切可能。”

蒋红丽叹了一口气。

“不要委屈自己,尽一切可能让自己过得快乐。”

蒋红丽:“?”

“让你丈夫再追求你一遍。”

蒋红丽瞪大了眼睛:“妙啊!”

蒋红丽美滋滋去让丈夫追求自己,罗伟志一开始苦哈哈的,后来倒也抓到了些许乐处。

尤其是当蒋红丽别别扭扭送他一条皮带,说:“我上班工资给你买的。”

罗伟志抱着皮带,心里乐得开花,恨不得跟遇见的每个人秀他老婆赚钱送了他一条皮带,这不只是皮带,这是他老婆的“爱”!

等到下一次覃飞鹰再找他秀自己睡了多少个女人,罗伟志则压抑不住红润的气色,显摆:“你看,这条皮带是我老婆买给我的。”

“老覃啊,你睡那么多女人,有几个是对你动了真感情的?你要是没钱,人家看屁都不看你一眼。”

“我老婆不一样,我老婆她真心爱我,在意我,这种一家子的甜蜜,你永远不懂。”

“你老婆管都不管你,怕是根本就不在意你,你要这种老婆有什么用?你要是死在外面,她估计要笑出声……”

罗伟志以前觉得覃飞鹰日子过得爽,现在想,过得有个屁爽,情人一大堆,没一个真心的,家也不是家,没一个在意他的。

睡了那么多女人,年纪轻轻就要“吃药”了,啧啧啧。

罗伟志红光满脸,事业成功,家庭和谐,这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才是最大的满足。

覃飞鹰见罗伟志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心酸得无以复加,罗伟志说得是调侃,句句都插进他心窝子,妻子冷漠,夫妻俩“相敬如宾”,情人一大堆,没一个真心在意他的。

露水情缘再多,都顶不过人家妻子的一颗真心,知冷知暖的关切。

他吃药强撑着维持自己“风流浪子”的风光形象,就是为了在男人面前的虚荣炫耀。

现在这点炫耀都炫不出去了。

*

“现在的老板真是有钱又痴情。”

“楼上的傅老板非常爱老婆,送花送首饰,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追小情人,实际上人家结婚一两年了,孩子都有了,还是这么如胶似漆。”

“男人跟男人在一起会受影响,罗老板都开始疼老婆了,他老婆以前天天查岗,两人猫抓老鼠似的,让我们看了多少笑话,现在你们看看,人家也天天老婆长老婆短。”

“什么时候咱们才能找到这样的好男人。”

杂志编辑部的人都在聊楼上的两对夫妻,说起林雪霞,言语里都是羡慕,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罗优嘉浑身不得劲,觉得这些人句句话都在“刺”她。

她勾搭主编,人家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她上不了位,只是个养在单位的小情人;罗优嘉转换目标,想去勾搭傅魏,却又被人视作空气,狠狠得落了面子。

“什么专情爱老婆,还不是胆子小,没本事,有钱了也改不了那一身的穷病。”

在罗优嘉看来,有钱的男人找情人是天经地义,如果他不找,那肯定是有把柄在老婆手上,真有本事的男人,哪个不是三妻四妾?

她恶意地揣测傅魏长得高大,实际上是个吃软饭靠老婆的,他能混到现在,都是靠了老婆娘家的扶持。

主编听见她这话,露出了高深莫测的神情:“你可别胡说八道,人家傅老板就不是你能高攀的,人家出身好,家教严,你知道他爹妈是谁?他外公舅舅是谁吗?”

罗优嘉心头一抖,那傅魏难不成还有什么好身世?他不就是一个退伍兵,现在发了点小财当老板吗?顶多长得好看些。

主编把自己知道的情况说出来,罗优嘉瞪大了眼睛,原本以为他就是个普普通通的有钱老板,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家庭。

她不肯相信!

“他跟他老婆大抵是门当户对,你去攀都攀不上人家的腿。”主编跟罗优嘉有暧昧情人关系,只不过办公室恋情久了,主编乏了,罗优嘉之前找到他妻子那边去挑衅,精准踩中主编的雷区,便想断了跟罗优嘉的关系。

得知罗优嘉试图去勾引有钱的老板,主编也没什么不满,罗优嘉另寻老板,两人过去纯当一场风月戏,不折腾闹大是最好的情况。

好歹情人一场,主编提醒罗优嘉傅魏的家庭,他的门路广一点,知道一些情况,此时告知罗优嘉,是提醒,也是嘲笑:还想攀那样的人家,别做梦了。

“他、他竟然有那样的家庭?”罗优嘉愣住了,身体里那一颗心扑腾扑腾地燃烧起来,家庭条件好,事业有成,还对妻子那般好,若她是她的女人,那该多好。

随之而的,他们门当户对,就是一场家庭联姻?没什么感情喽?

所谓的感情,对老婆好,不会都是装的吧?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4-02-0723:49:20~2024-02-0917:59:1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苡鹿30瓶;琪琪爱喝奶茶20瓶;寒蝉、温酒、08061110瓶;puppy、萌萌的小房子3瓶;啊啊啊关、吃鱼不卡刺、3587(★^o^★)2瓶;一颗小李子、图、十九、68834394、萧凝忆、看书的宝宝、小懒猫、随心所欲、风清花落定、肉肉、千手修罗唐小三、水晶娘娘、freckle777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松鼠醉鱼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

希望你也喜欢

罗伟志跟妻子蒋红丽吵了一架,历史重演,角色颠倒,过去他嫌弃蒋红丽说他跟女职员不清不楚,现在变成罗志伟指责蒋红丽跟男职员举止暧昧。()?()

罗伟志质问道:“你要给我戴一顶绿帽子?”()?()

蒋红丽不屑道:“戴了又怎么?公平起见,在你给我戴绿帽子之前,我先给你戴一顶。”()?()

“咱们谁也别说谁,以后各玩各的。”

▂想看松鼠醉鱼写的《八零大美人她不挣扎了》第 114 章 第一更吗?请记住.的域名[(.)]▂4▂&?&?▂

()?()

“罗伟志,我现在将心比心,可算是明白了你的快活,以后我也要这么快活,不离婚,咱们各玩各的,要离婚也好,咱们各自走各自的阳光道。”

“孩子跟我,我给他换个新爸爸。”

蒋红丽越想过去的事情,越觉得恶心不已,以前是她揣着明白装糊涂,知道罗伟志一心想跟其他女人撩骚,被她抓得严,也没有漏网之鱼,她更为此沾沾自喜——然而真的没有吗?

人生这么美好,她要守着这么一个要出轨撩骚的光头男人度过下半辈子?变成一天整天疑神疑鬼的癫婆?

“蒋红丽,你疯了!”罗伟志心跳加速,他全身上下仿佛泡在水里,来自四面八方令人窒息的水流将他毫不留情淹没。

他简直不敢相信,说出这样话的竟然会是平常最在意他的妻子。

他的语调慌乱无比,藏着他自己都未能察觉到的害怕。

过去的罗伟志恨不得跟蒋红丽离婚,可现在蒋红丽主动跟他闹离婚,凭空生出的恐惧如钝刀子一般割在他的身上。

离婚了,他的家“破碎”了。

*

罗伟志找到了傅魏,他的语调慌乱:“让你媳妇儿劝劝我老婆,我老婆她中邪了。”

“她她她她……她要跟我闹离婚。”

傅魏很奇怪的看着他:“这不是更好?离婚了,再也没有老婆查你岗,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你不懂,你不懂……你老婆跟你离婚,你急不急?”罗伟志的五官着急到扭曲。

傅魏懒懒道:“我媳妇儿不会跟我离婚。”

林雪霞见到罗伟志这个表现,她只觉得好笑无比,却并不怜悯,也不觉得愧疚,罗伟志本身就不是个好东西。

重生前,罗伟志主动跟蒋红丽闹了几次离婚,要不是每次离了老婆生意都变黄,他不会真心认命跟蒋红丽在一起。

现在蒋红丽主动跟他闹离婚,他倒是后悔了,着急了,真可笑。

“老罗,你老婆要跟你闹离婚?这是好事啊!你要脱离苦海了!”

“还有这种大好事?离了之后,别忘了请哥们吃个饭。”

……

他把妻子要离婚的事告诉周围任何人,得到的都是恭喜,没有一个人劝他挽回,就连自己的孩子,也不例外。

“爸,你早就在外面有人了吧。”

“离了就离了,迟早的事,也免得我妈那么累,天天去抓。”

父母是什么状态,孩子比谁都清楚,妈妈天天查得那么严,夫妻俩总是为此吵架,孩子也战战兢兢的,觉得哪一天,父亲养小三的事东窗事发,整个家支离破碎。

现在意料之中的事情出现,亲妈主动要离婚了,反倒是让一家人脱离了苦海,至少现在小三儿还没个影,他爸还没有私生子。

罗伟志神情恍惚,蒋红丽那边,还能当是赌气,而孩子口中的话,是狠狠插中他心脏最深的一刀。

原来他在孩子心目中的形象竟然是这样的?一个想撩骚捏花惹草的男人……原来所有人都觉得他会弄出什么私生子。

原来在他们的眼里,自己竟然“不是人”。

回到家里,再也没有丝毫烟火气,妻子不再关心他的莺莺燕燕,孩子也不再围在他的身边,罗伟志苦不堪言,他在心头呐喊,他绝不想做那样的“人渣”。

真正的人渣是覃飞鹰啊!

罗伟志不想失去他的家,他不想失去自己的老婆和孩子,临到这时候,他才知道,妻子和其他的女人是不一样的。

别的女人一大堆,老婆就这么一个,蒋红丽是曾经最在意他的女人,现在老婆不要他了,天,杀了他吧!

“我不离,我不离婚!”

*

“人怎么能这么贱呢?”跟林雪霞说起这件事的时候,蒋红丽还觉得十分惊奇。

以前她天天担心丈夫找小三跟自己离婚,现在她做好了离婚的准备,丈夫又死赖着不离婚了。

这难道不是他想要的吗?

林雪霞笑道:“人在失去了才知道珍惜。”

“上赶着他嫌弃。”

蒋红丽面色为难道:“雪霞,你说我以后怎么办?不离婚,不闹了,还是跟以前一样?我怕他又变回原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不想错过《八零大美人她不挣扎了》更新?安装新天禧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终生免费,永无广告!

放弃 立即下载
书页 目录
新书推荐:时空穿越,位面太多现在有点忙 御兽:最终神座 风起斟鄩 我的祖传菜刀 躺平勾栏听曲,系统急了 和超算一起穿越 王者荣耀之神明纪元 魔头修仙:我有炉鼎三千 王海和他的女人 空姐背后
返回顶部